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匈奴人 地域版图 木乃伊 地理地形 关宁铁骑 瑞士历史 后羿 民国总统 郑和下西洋 重典治国 流行语 敌人妻女 国民党选举 大罢工 端午节 斯里兰卡 金字塔 日军大将 3元人民币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民国 > 风云人物 > 张作霖是如何成为东北王

张作霖是如何成为东北王

时间:2016-02-02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张作霖,字雨亭,1873年2月12日生于辽宁海城县西小洼村,原籍河北大城县,张家祖辈早在大清道光年间就挑着担子闯关东来到东北,落籍辽宁(旧称奉天省)海城,父母替他起了个乳名叫张老疙瘩,发迹后人称大帅、老将或雨帅。

张作霖是如何成为东北王-世界历史网

张学良在其口述历史中说:“我父亲小时候很聪明”,据张学良说,其父张作霖自幼聪明顽皮,可惜因家贫只读了一年私塾就辍学了,张作霖的父亲、学良的爷爷张有财好赌,一次在赌桌上揭发别人出老千,与人起了争执,后怒发动起手来,被那人打伤,被人抬回家后因延误了救治伤重而死,张有财死后,张家本就贫困不堪的家境变得更加艰难。

不久后,张作霖的母亲因生活所迫,改嫁给了村里的一位姓张的兽医,在陌生而新奇的环境下,张作霖对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主动帮忙打起了下手,机灵的他很快就在继父的指导下学会了一手相马、医马、驯马的绝活,不曾想这无意中掌握的技术,竟与他日后能飞黄腾达有莫大的关联。

张学良在自述史中幽幽地说道:“我们家以前是很苦很穷的,我父亲说我的上辈没有一个是正儿八经死在炕上的,我的父亲一提到这事就掉眼泪”。

张有财一共有三个儿子:老大张作泰,老二张作孚,张作霖最小,所以叫老疙瘩。

有些资料说张作霖“大哥早亡,二哥张作孚上山为匪,后被官府逮到处死”。

此为谬传!张学良澄清道 :“大伯父与村里的一个女人偷情,那女人的丈夫知道后告诉张有财,张有财一气之下将大伯的后腰打伤,他出手很重,大伯伤重致死”。大哥的死,张作霖久久难以释怀。

张有财被那个嗜赌如命的土豪殴伤致死后,二哥张作孚与张作霖商量要替父报仇,二人乘夜黑风高携枪摸进仇家,不曾想被人发现,慌乱中张作霖扣动扳机,失手误伤人命,众人一拥而上,二哥被擒,张作霖则乘乱逃走。二哥张作孚被判了十年,张作霖成了官府通缉的杀人要犯,后来他逃到营口投了军。张作孚的一个伯父自愿替他坐牢,后死在牢中。张作孚脱险后参加了保安团,因勇猛不怕死升至团总。在一次剿匪战斗中,他不幸面部中弹,当场身亡。张作孚的儿子张学成自幼由张作霖抚养,后来他因投靠日本人助纣为虐,被张学良大义灭亲下令击毙。

张作霖投的军队是宋庆的毅军,彼时正值甲午,日清鏖战正酣,宋庆见张作霖胆大机敏,于是让他当了一名刺探敌情的细作,专门打探日军动向,张作霖天性大胆,而且心思缜密,头脑活络,敢于冒险深入敌后,弄到了许多很有价值的情报。宋庆很赏识他,升他为戈什哈,也就是随身护卫的意思,张作霖不光能干,而且讲义气,很会做人,没几年,宋庆就将他提到了哨长(准尉)的位置。

不久,日清《马关条约》签订,甲午战争结束,宋庆的毅军回防原驻地河北,张作霖乘机复员离开了军队,回乡后他娶了海城县赵家庙乡绅赵占元之女为妻,赵氏是冠英、学良、学铭的亲生母亲。  

回乡后的张作霖开始从事兽医职业,专门相马、医马,他医术精湛,待人诚恳,渐渐有了些名气。那时的东北,民风强悍,加上外敌环伺,兵连祸结,人们生存艰难,或被迫落草为寇或结寨自保,因此,马匹的作用相当大。

张学良说:“那时的草莽英雄或黑道亡命都离不开马,有马或贩马的人,大都不是本分人,他们的马,大都是偷来的,如果马病了必定会找兽医医治,如果想卖马,也须找兽医帮忙脱手,所以,张作霖结识了不少江湖人物,其中就有打家劫舍的马匪,占山为王的胡子,很多人都成了他的好友”。

正如张学良所说:“那时的东北,当土匪好像不是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很多穷人因犯了事,或活不下去,既然身在乱世命贱如草,生亦无趣,死亦不惧,心一横,就相约上山当土匪去了。

甲午后的东北,白山黑水,辽河两岸,到处满目疮痍,豪强四起,匪患日炽,小股占山为王,大股割地自雄。

不甘寂寞、敢作敢为的张作霖也拉起十几号人,开始了刀头舔血的亡命生涯。

有人说张作霖马匪出身,东北人称“胡匪”,“杆子”、“绺子”或“响马”,但张学良不这样看,张学良说其父拉的队伍叫“保险队”,他们从不欺男霸女、打家劫舍,而是按人头收取保护费,维护七、八个村子的治安。“凡有人被土匪绑了肉票,或骡马被抢,他都负责索回或赔偿,各村则交保护费与他”,匪也好,保险队也罢,张作霖拉队伍似乎并不是为占山为王,倒也并不为非作歹,随着他歼灭了附近几股恶匪头目,兼并了他们的人马,手下已有200余人枪,好马无数,声势更大,在四乡八寨口碑也不错,他的名头倒是愈发响亮了。

在锦州一带活动的绿林豪杰张作相也慕名率手下前来投靠,张作霖的保险队人强马壮,气焰正盛,附近的响马避之唯恐不及,哪还敢犯境?于是他的保险区扩大为27座村庄,村民得以各安营生,张俨然成了那片地方的守护神,人送绰号“北霸天”。

《辛丑条约》签订后,张作霖审时度势,主动托人找到盛京将军增祺,表示愿意接受招安,增祺觉得收编张作霖可以绥靖地方,于是欣然答应,他有些好奇地问张作霖为何自愿接受官府收编,张作霖回答倒也干脆:“升官发财”!

1907年东北正式建省,徐世昌任首届东三省总督,张作霖奉命率部剿匪,他软硬兼施,先后击溃项珠子、金寿霖、蒙匪陶克陶胡等大股匪帮,立有大功。

在此期间,张作霖与其余八位谈得来的江湖人物结为兄弟,依年齿顺序分别是: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霖、张作相,后来,这些强人大都成为老奉系军阀的核心人物。

张作霖性格粗豪,据说他开口就是“妈拉巴子”,但性烈如火的他绝非一个莽夫,他外粗内细,颇有政治眼光,加上深谙权谋,能骑善射,其能、其智、其勇皆非一般“胡子”所能比肩,所以他很快脱颖而出,加上他义字当先,更能服众,于是群雄推他为首,张学良说他爹“粗通文墨,但案牍如流,计谋百出”,只读了一年私塾的他能够如此,却也令人惊讶与叹服。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张作霖又靠上了三省总督赵尔巽,并帮助他平定了奉天新军第二混成旅的武装起义。张作霖大开杀戒,击毙革命党人张榕,逮捕并枪杀党人数百,奉天城内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张作霖以铁血手段平息了革命党人策划的东三省的独立图谋,获得赵尔巽的青睐与攫拔,他之所以能平步青云,与赵尔巽的大力提携有很重要的关系。

后赵尔巽摇身一变,成了中华民国奉天都督,他感念张作霖为他效过死力,于是将张的部队改编成新式陆军第27师,任命张作霖为中将师长,手握兵权的他从此一跃成为奉天最高军事长官。

之后,张作霖挫败了一直对他心怀不满的五哥、28师师长冯德麟的叛乱,后来又降服欲兴兵作乱的六哥汤玉麟,安定奉天省的局势后,他开始一步步兼并、蚕食黑、吉两省。

张作霖与黑龙江省省长鲍贵卿结为儿女亲家,两人又是海城同乡,于是黑龙江的军政大权轻易姓了张。

之后,张作霖运筹帷幄,用一系列让人瞠目的手段架空了吉林督军、省长孟恩远,然后调亲家鲍贵卿任吉林督军,又任命把兄孙烈臣担任黑龙江督军兼省长,至此,整个东三省都成了张作霖的地盘。

1918年,北京的段祺瑞政府迫于张作霖的军事压力,任命张为东三省巡阅使,黑、吉、辽的军政大权都名正言顺地集于他一身。

有道是“英雄不问出处”,兽医、马匪出身的草根张作霖破茧成蝶,一跃成为名副其实的“东北王”,成为令人仰视、手握重兵的奉军大帅,从这一年起,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正式形成,并开始进入一个更大的、更波澜壮阔的历史舞台。奉系为争夺地盘,先后和直系、皖系、冯玉祥的国民军、阎锡山的山西部队(晋军)甚至北伐军大打出手,并一度赶跑段祺瑞、孙传芳、吴佩孚,挥师打进北京城,差点成功问鼎天下。张家的奉军接连用兵,兵锋所指,战事不断,在北中国大地上搅起一阵阵血雨腥风。

张作霖纵横于江湖,崛起于乱世,除他具备的超凡才能、敏锐嗅觉与豁达胸襟外,又恰逢天赐良机,他身逢天下扰攘、改天换地的大变革时代,是所谓乱世出英雄!辛亥革命爆发后,张作霖乘势而起,凭过人的政治智慧与军事才干,加上强悍的性格与先人一步的判断力,以及天赋的精明狡黠,诡谲莫测的心机、当断则断的果决,让他在通向“东北王”甚至意欲问鼎中原的血腥之路上,表现得棋高一着,游刃有余,他手段娴熟地将权谋运用到淋漓尽致。

张学良曾经这样评价对他一生影响最深的两个男人:“我爸(张作霖)有雄才无大略,蒋介石有大略无雄才”。

客观地说,张作霖在日俄两强对东北不怀好意的觊觎下,虚与委蛇,巧妙周旋,在内有派系倾轧,外有日本关东军横加干涉、急欲染指的复杂环境下,以灵活圆融的策略,走钢丝般周游在各方之间,既不激怒对方又守住了自己的底线,让对方找不到用兵的理由,最大限度的保住了东三省的主权,却也实属不易。

张作霖对虎视眈眈的日本关东军既讨好又抗拒,多年阳奉阴违,已被日本人视作急欲拔除的眼中钉。据传他曾与日军订有东三省独立的密约,然而只是口头协定,并无法律效令。借助关东军势力平息郭松龄倒戈叛乱后,张拒绝在《张日密约》(又称《满蒙新五路协约》)上签字,此举彻底激怒了好战的关东军少壮派。

1928年6月4日清晨,自北京返奉的张作霖专列刚驶离皇姑屯站不远处,一声惊天巨响,车厢被炸的倾覆道旁,支离破碎,烈火硝烟久久不能消散,陪同他返奉的吴俊升当场毙命,一代枭雄、东北王、奉系军阀大帅张作霖身受重伤,抬回帅府后不治身亡。

在中国近代史上翻云覆雨、纵横捭阖、东征西讨数十年的奇人张作霖魂断黑土地,其人其事,堪称传奇!他跌宕起伏、杀伐决断的一生正是那个兵燹遍地、动荡不安年月的缩影,随着他的黯然离去,拥兵自重,叱咤东三省,纵横大半个中国的旧奉系军阀时代基本结束,张学良领导的新东北军走进历史舞台,东北“老炮儿” 张作霖时代猝然落下帷幕。

东三省上空,波诡云谲,辽河两岸,暗流汹涌,预示着一场更为剧烈的惊天大变局即将来袭,磨刀霍霍、觊觎关东沃土已久的日本关东军刀出鞘,箭在弦,一场攸关中华民族存亡的生死大战,一触即发。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minguo/renwu/1095.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张作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