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自由民主 历史背景 南朝版图 华佗 昆曲 北京 建安七子 男权社会 宋高宗 安禄山 叶德辉 春秋时期 战争起因 邓颖超 莫桑比克 乌拉圭历史 西安事变 教师节 男方氏族 顺治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民国 > 风云人物 > 揭秘民国高官李纯的离奇死亡原因

揭秘民国高官李纯的离奇死亡原因

时间:2015-05-07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李秀山,名纯,直隶人,是小站(天津咸水沽南约10公里一个铁路站,袁世凯在此草创近代陆军制度)出身的人物,初在由武卫右军改编的第六镇任协统,原驻东三省,辛亥秋间,随统制吴禄贞进关,驻石家庄正太车站,9月17日,吴绶卿(禄贞)被袁世凯收买的第六镇第十二协统周符麟刺死出缺,清廷便以李纯升任统制,第六镇改编作第六师,还是他当师长。

癸丑(1913年)二次革命,袁派冯国璋、李纯等南下,和革命军作战,李纯部队开入九江,事定后,冯督苏,李督赣,与督鄂的王占元并称“长江三督”。

揭秘民国高官李纯的离奇死亡原因-世界历史网

秀山有好名之雅,胸中也略有些墨汁,还算是当时赳赳武夫中能自惜羽毛的一个,当时那些军政大员们好发议论,电文满天飞,骈偶堆砌,无病呻吟,但李纯比较稳健,不轻发言,而言则必有中,所以时人对他没有什么恶感。

1、自导自演离任闹剧

1917年初,冯国璋组织长江督军同盟,由孙洪伊居间,暗中与南方实力派通款,对段祺瑞起了离心作用,于是北洋军人以段派为中心,主张“北洋大团结”,12月3日,召集天津会议,直隶曹锟、山东张怀芝、安徽倪嗣冲、福建李厚基、江西李纯、湖北王占元、河南赵倜、吉林孟恩远,纷纷亲自出席,其他各省也派有代表,商量团结对付南方。

这时候冯国璋已继黎元洪任总统,住进了新华宫,得到消息,便以检阅军队为名,到津、济、蚌埠等地,和各实力派交换和平主张的意见。

独有李纯一人,对冯的政策表赞同,其余不作表示,直、皖两系的裂痕,说来早在此时埋伏下来了,而李纯和冯国璋的关系,自来便是一致,所以冯国璋所遗江苏督军职务由李纯接替,江西督军一席便由陈光远升任。

李纯这个人,比冯国璋好得多,至少他好名甚于好货,总算是庸中之佼,说是好名,也有个趣话,即在他奉调督苏时间,本来由赣调苏,是由瘠而肥,在李是求之不得的,但他在明令发表后,偏又扭捏一番,授意南昌绅、商、学、农以及民意代表,来个开会挽留,通电请愿不获,又来个建生祠、铸铜像、立去思碑,八十老翁欧阳霖也给各界撺掇出来做“卧辙”、“攀辕”的代表。自己却装着军人以服从为天职的模样,准备履新。

启节之先,南昌警务处长阎恩荣表演得更精彩,派巡警分赴各大街商店,叫商民们设席祖饯,规定每席赏洋四元,以为如此则商民不贴本,督座面子也有了。哪知南昌老表也有他的戆气,只有寥寥几家配合,阎处长好不着急,临时邀了商会副会长卢芳出来疏通,勉强凑上三四十席,席上摆着水果一盘,或清水一盆。

这一天,李督军步行在前,众文武跟随在后,经过饯席,主人一鞠躬,李纯呵腰答礼,举起酒杯沾沾唇,行礼如仪而过,自导自演,闹了好半天,才算典礼告成,送行大吉。本来三代之下,惟恐不好名,所以,李纯的趣剧上演,无论如何比以后那些临走要“打开发”的黩武而又好货的武爷爷们,总算好得多了。

2、突然辞世

1919年12月28日,冯国璋病故北都,李纯的地位日高,隐执东南牛耳。

1920年,直皖战起,安福系倒台后,曹锟任直、鲁、豫巡阅使,原任长江巡阅使兼安徽督军倪嗣冲免职,由张文生督皖,长江巡阅使便由李纯充任,旋改为苏、皖、赣巡阅使,徐世昌命靳云鹏内阁,派他做议和总代表,这时李纯的地位仅次于曹锟,位愈高名也愈显,可是周围环境也愈复杂,江西的陈光远明白表示不愿附于苏、皖巡阅范围,而心腹大将齐燮元更时露篡夺的异志。

在李纯任督军时,第六师师长原由马继会继任,袁洪宪时调马征滇,行至湘西,马忽自戕,遗缺由十一旅旅长周文炳升补,接事未久,突发神经病,这时齐是十二旅旅长,于是便轮到了他,他接掌之后,便率部返苏驻扎,成为冯国璋、李纯的政治资本。

这齐燮元,号抚万,极工心计,第六师负有卫戍南京之责,他又是李纯的老部下,被称为李的心腹大将,却是真实不虚,李纯也遇事与商,言听计从,至和议大计也短不了有他赞勷密勿。但政局瞬息万变,对南方和平主张,本是吴秀才的大计,给张作霖反对,遂告停顿。

军政府总裁岑春煊,宣布取消自主后,西南也群起否认,和平无望,战事又在酝酿,这时直系去了皖系,又得应付奉张。

南北和议的计划,既因北方政局与西南情态的变动而消歇,段系的浙督卢永祥,又通电指斥靳云鹏内阁为轻举妄动,这一来武人之横行如故,南北之对峙如故,李纯好大喜功,遇到这尴尬局面,态度消极起来,再加上陈光远明言不附,齐燮元偶露跋扈,李氏益有四周荆棘之感。

10月初旬,李向北廷称病,请辞议和总代表及巡阅使新命,过几天,沪上风传李患重病,10月11日,突闻李氏自杀,遗书说是为祈求和平,以一死来作“尸谏”。

3、因捉奸被误杀

这个突然的消息发布之后,震动了国内外,“为痛心国事而自杀”,这理由不够充足,人们总疑掺杂着别的缘故,最多数的猜测认为涉有房帷之私,如敬胜齐所记潘复南下查案中提到:“纯之死,非出自戕,乃因多内宠之故,而为马弁所误杀。”

意思是,李纯的死,是为了姨太太偷马弁,误会捉奸,一枪致命,作者保密至40年后的今日,方把李纯“因多内宠而生变”的事实写了出来,说明并非死于政治刺客之手。

齐燮元为了遮掩长官家丑,不使外扬,说他“不失为仁人隐恶而扬善的用心,值得加以颂扬”,至于应变有方,更认为得体,其言似若甚辩。

但事实是否如此呢,以齐燮元这个人心计极工,会不会用金蝉脱壳,拿个该死的马弁来做替死鬼?后来齐和卢永祥战争时,卢永祥讨齐燮元电中,就有“淫凶弑上”的话,当不是完全诬蔑。

4、齐燮元暗中作祟

上虞刘灏年,在南京客居甚久,曾在李纯幕中充参议,对李纯之死,认为齐燮元早就布下天门阵了,据说在李纯前的一个月,有一天,齐燮元到督署谒李,他走惯了,不待通报,一直跑到李纯的签押房来,刚好李纯到上房午睡去了,还没下来,齐燮元便在房里坐候,忽闻签押房的套间里,有人咳嗽声,齐燮元便踱到套间里来,一看,有个老头在桌上写字,笔迹书体,和李纯极像,几乎可以乱真,齐燮元和他打着招呼,知道他是巡帅的同乡亲友,自乡里来求差事,巡帅便叫他在签押房里担任内收发,闲来无事,仿摹巡帅的书法消遣,齐燮元默记于心。

不久,李纯一觉醒来,出来相见,齐燮元把公事回了之后,临走的时候,轻轻地向李查问套间里老头的来历,李纯便照实和他说了,并道这人是个书呆子,别的不懂,只会写写字,而且有了年纪,荐也荐不出好差事,但人却老实。

齐燮元说:“这人字体和巡帅太像了,若重要文书给他稍加点窜,毫厘之差,谬以千里,实在太危险了,不如派他外边去,或且给赀遣回,较为妥当。”

李纯细想也不无道理,便给他五百元赆仪,撵了出来,那齐燮元暗地却把这老头接了去,给他安顿下来,每月给予厚薪,同时还代他不平,说巡帅富贵易交,太不念旧了,那老头哪知齐燮元的妙用,反引齐燮元为知遇,便乖乖地给他利用了。

又李纯死前两日,均无异状,后对和议不成,稍发牢骚,10月9日晨,有个长髯老者,持名片求见,片为大红纸,和前清官绅所用相仿,上写“素翁”二字,李纯觉得很奇怪,便出而延见,这老者进来时,穿着蓝袍青褂,年纪约七十余,神采矍铄,问他姓名,却答就是素翁,问他怎称素翁?他道:“《中庸》说素富贵行乎贫贱,老朽以天地为穹庐,以四海为一家,所以称素。”

询以有何见教?他却说:“大帅生有夙根,如舍弃功名,可成正果,所以特地来劝大帅学道。”

李纯滔滔诉说“国事纷纭,一时放不下”一大篇的话,那素翁闭目低眉,嘴里喃喃,细不可闻,李纯认为遇了疯癫,拂袖进去,老者仍屹坐不动,卫士催促再三,才张开眼慢慢地起身,跚跚面向内进,连称:“可惜!可惜!”又朝着卫士摇头道:“命也!命也!”大家都笑为疯子。

10月10日夜,李纯宴请合城文武,举觞连酌数大杯,确到了酩酊大醉的程度;第二日,忽传巡帅病笃,实在是已死了,齐秘不发丧,从容布置了一整天,12日便宣布巡帅蕲望和平统一,自杀以促国人觉悟。

那遗嘱恍惚看之,确为李纯亲笔,自然想得到是那个老头的赝货,至于帷薄之私,非其目击。

但李纯死之后,齐燮元代理督军,不久真除,并膺三省兼圻,而李纯下堂的遗妾称为五姨太的那个,也由齐燮元一体全收,顶补遗缺了。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minguo/renwu/443.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