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李鸿章 黄飞鸿 近代中国 毛里求斯 领土面积 晋武帝 马达加斯加 古罗马 韩信 共和国主席 才女 岳飞 郑和下西洋 舰艇 灾难 假圣旨 苏丹历史 民国 丁宝桢 帝王陵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民国 > 风云人物 > 胡适怕老婆的一些趣事

胡适怕老婆的一些趣事

时间:2015-05-13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对于所谓正人君子来说,怕老婆这个话题很俗,然而在另一些人那里,却能挖掘出其中的微言大义。

文学家、幽默大师林语堂说过:“婚姻犹如一艘雕刻的船,看你怎样去欣赏它,又怎样去驾驶它。”

昨日读书,见舒展在其《调侃集》中有一篇《且说怕老婆》的短文,谈到胡适当年担任北大校长时,曾经对学生发表过一番“怕老婆”的“宏论”:“一个国家,怕老婆的故事多,则容易民主;反之则否。德国文学极少怕老婆的故事,故不易民主;中国怕老婆的故事特多,故将来必能民主。”

当年这话在报端披露后,聂绀弩曾写了一篇《论怕老婆》的文章,以为胡适此论虽然是一种玩笑,却有“企图以玩笑来消解学生们对严肃工作的情绪”,此事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我不知道舒展是否读过《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如果读过的话,他也许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胡适怕老婆的一些趣事-世界历史网

胡适,原名嗣穈,字适之,徽州绩溪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曾任北京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中华民国驻美大使等职,他宣传破除传统,主张婚姻自由,在近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是,很少人知道,胡适的夫人江冬秀却是位不识多少字的家庭妇女,他们的婚姻也不是自由恋爱,而是母亲一手包办的。

胡适14岁时,就奉母命与江冬秀订婚了,他18岁时,母亲命他由上海回家结婚,他因家中没钱办婚事,自己也没钱养家,就以求学要紧,坚决地拒绝了办这桩喜事,直到他由美国回来出任北京大学教授,年已27岁才完婚。

1917年12月30日,27岁的胡适奉母亲胡太夫人之命,回家乡和比他大一岁的江冬秀完婚,胡适虽然不太愿意,但母命难违,还是赶回家乡结婚,新婚那天,胡适很高兴,在家门口贴了一副幽默的对联,曰:“三十夜大月亮,廿七岁老新郎。”

胡适还写了一首新婚杂诗,通俗如话,真挚感人,诗曰:“十三年前没有见面的相思,于今完结;把一椿伤心旧事,从头细说;你莫说你对不住我,我也不说我对不住你,且牢记取这十二月卅日的中天明月!”

胡适与江冬秀的婚姻,在那个亦旧亦新的时代,颇受人关注,在民国史上,也有研究的价值,这里说一说胡适惧内逸事。

胡适生逢卯年,是属兔的,他太太江冬秀是寅年生的,属虎的,小兔自然怕老虎,所以有流传胡适怕老婆的笑话,胡适常开玩笑说:“兔子怕老虎。”

一般来说,敢于公然承认自己是怕老婆的男人,非但不乏幽默,且有炫耀之嫌,因为真正怕老婆的人,是没有这等勇气的,可是胡适却把怕老婆的风俗与民主建设联系起来,说什么凡是怕老婆的,就有实行民主的希望,这话让人难于接受。

据《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记载,胡适不仅把怕老婆当作他的一句口头禅,而且还喜欢收集世界各国怕老婆的故事和有关证据。

有一次,巴黎的朋友寄给胡适十几个法国的古铜币,因钱上有“PTT”三个字母,读起来谐音正巧为“怕太太”。

胡适和几个怕太太的朋友开玩笑说:“如果成立一个‘怕太太协会’,这些铜币正好用来做会员的证章。”后来台湾某报刊把这件事当作趣闻披露,他看到后还很高兴,当即给秘书胡颂平讲了一个他收集到的意大利人怕老婆的故事。

胡适经常到大学里去演讲,演讲中他常引用孔子、孟子、孙中山先生的话,引用时,他就在黑板上写:“孔说”,“孟说”,“孙说”,最后,他发表自己的意见时,竟引起了哄堂大笑,原来他写的是:“胡说”。

有一次,胡适讲笑话时,说起古时候的女子要三从四德,现在的男人也要“三从四得”,别人问他,男人的三从四得有何讲究?

胡适笑着说:“三从是:一、太太出门要跟从;二、太太命令要服从,三、太太说错了要盲从;四得是:一、太太化妆要等得;二、太太生日要记得;三、太太打骂要忍得;四、太太花钱要舍得。”他的话刚一说完,大家都忍不住笑喷了!

古旧书商魏广洲讲过胡适买书,因惧内而不能痛快地付书账的尴尬,胡适常买书,对旧书商很客气,但家中的财权掌握在夫人手中,先生爱买书,太太不爱给钱,书账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下去了才出手还账,还账时嘴里还牢骚埋怨不断,大家佩服胡适,但做他的买卖要和把钱抠得紧的胡太太打交道,大多感到麻烦不痛快。

胡适在《胡适留学日记》中有一节“余之书癖”,在旧书肆贱价购得两本原版世界名著——H·A·泰纳的《英国文学史》和吉本的《罗马帝国兴衰史》,胡适在日记中记下来,以志沧桑之慨,“吾有书癖,每见佳书,辄徘徊不忍去,囊中虽无一文,亦必借贷以市之,记之以自嘲”。

对于爱书、购书有癖好的人来说,最痛苦、最无奈的事莫过于面对梦寐以求的书,而囊中羞涩,琉璃厂的书商给胡适送他想要的书时,面对的不是无钱买书之虞,而是如何动员太太痛快地付钱,胡适真是好修养,任凭他的太太怎样发牢骚、如何抱怨他买书,也不会冲她发脾气,他的所为真是“P.T.T”俱乐部成员的楷模。

难怪胡适晚年说:“容忍比自由更重要”,我冒昧地猜想,是不是和胡适惧内的心理感受和生活经历有关呢?

岂止是买书惧内,还有饮酒,也怕老婆,当然这可能是巧妙的托辞,1931年春天,胡适由沪赴平,路过青岛,杨振声、梁实秋邀请他到青岛大学演讲,讲题是《山东在中国文化里的地位》,就地取材,对于齐鲁文化的变迁,儒道思想的递演,讲得头头是道,孜孜不倦,听众无不欢喜,当晚,青大设宴,有酒如渑。

当时,青岛大学的八位教授、老师经常聚会,名为酒中八仙,30斤花雕一直喝到酒坛见底,胡适看到他们划拳豪饮的场面,连忙从袋里摸出一只大金戒指给大家传观,上面刻着“戒酒”二字,是胡太太送他的,闻一多见状,笑呵呵地说:“不要忘记,山东本是义和团的发祥地之一。”胡适以遵夫人之命为借口,作劝酒的挡箭牌,好在朋友也明白他的处境,也不勉为其难。

而事实上,除非身体情况不允许,“胡先生酒量不大,但很喜欢喝酒”,(梁实秋语)胡适惧内,我以为,一是他深刻洞察了人类婚姻的本质和他所处的情状;二是他的确离不开他的太太,有爱有责任,尽管胡适的身边不缺少红颜知己,也有婚外恋情,比如,韦莲司和曹诚英,但胡适与江冬秀牵手一生,不离不弃,白头偕老。“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对曹诚英有这样刻骨的相思,胡适还是没有离开江冬秀,当然这不是惧内能解释的,这是胡适的理性,胡适先生惧内,从来不掩饰这一点,且常拿来自嘲,自嘲是一种人生境界,这种境界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尽管如此,了解胡适的人并没有被其幽默所蒙蔽,1961年5月,台湾一份报纸刊登一篇《胡适之伪装惧内》的文章,其中有这样的话:“留着冬秀(胡适的太太)作女皇,这是虚君,实权自在首相手中”,据说,胡适读罢不禁哈哈大笑:“这个人好像知道我过去的事情,大体都不错,但有些地方是胡闹了。”他还说,所谓“胡闹”,其实是指有些引证的材料与事实不符;至于“伪装惧内”,他还是默认了。

需要指出的是,纵观胡适的一生,他所谓怕老婆的民族容易实行民主的议论,看似生拉硬扯,却也不无道理,他的意思,不过是希望国人应该多一点“人类的第三种本能———谦让”,也就是他所说的容忍,而不要动不动就以舌头加拳头,甚至用机关枪加坦克来解决问题。

正因为如此,要真正了解历史人物,千万不能忽视他们的感情世界和生活琐事,这也是胡适等一代宗师所倡导的观点,但是却不能被伪道学家们所接受。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minguo/renwu/471.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胡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