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主要以世界全局的观点,综合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

世界历史

热门搜索 历史 明朝 关东军 三国时期 美国 俄罗斯 宋朝 生平事迹 俄国 唐朝 慈禧 诸葛亮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民国 > 风云人物 > 梁鉴堂:平型关战役中牺牲的最高将领

梁鉴堂:平型关战役中牺牲的最高将领

时间:2015-05-29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梁鉴堂,字镜斋,1897年出生(胡博据《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说,梁鉴堂生于1898年8月25日),河北蠡县人,1917年到北京清河陆军预备学校,1920年东渡日本,入日本士官学校第十三期炮兵科学习,1922年学成归国,加入孙岳任旅长的第十五混成旅。

孙岳是和蠡县相邻的河北高阳县人,十五混成旅是直系的人马,北京政变,孙岳联合冯玉祥鹿钟麟部反出直系,囚禁了曹锟,加入了冯玉祥为总司令的中华民国国民军,任副总司令兼第三军军长,时梁鉴堂在第三军任少校参谋、上校炮兵团长。

1926年4月,第三军在与直奉联军作战时失利退驻绥远,接受了阎锡山的改编,从此隶属于晋绥军,梁鉴堂与直系、奉系都有过交手,1929年夏天,积功升为晋绥第二保安纵队第六旅旅长。

1931年,中原大战阎锡山失败后,晋绥军被张学良重新编遣,梁鉴堂被任命为33军69师203旅旅长,1935年升为少将。

梁鉴堂:平型关战役中牺牲的最高将领-世界历史网

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115师685、686、687团在平型关附近伏击日寇板垣师团21旅团一部,“歼敌一千余人,击毁汽车百余辆,大车200余辆,缴获敌九二式野炮一门,轻重机枪20余挺,步枪1000余支,子弹3000多发,战马50多匹,日币30余万元以及其他大量军用物资”(《山西通史卷八·上编·记述》),甚至还有包括日寇整个华北作战计划、标示目的地的日文地图等秘密文件。

在这之前,日军侵华脚步加快,中国军队虽然英勇奋战,但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战绩,大片土地沦陷,而这次被称为“平型关大捷”的歼灭战,不仅是八路军出师抗战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也是抗日战争爆发以来中国军队对日寇的第一个大胜仗,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

平型关大捷是平型关战役中的一次战斗,而平型关战役又是太原会战的一部分,将平型关大捷置于整个平型关战役乃至太原会战中,其意义也十分重要,它阻滞了日军突破平型关的步伐,破坏了在晋日军配合其华北主力在平汉路作战的企图,重挫了日军向山西腹地深入的进攻势头,并为二战区部署忻口会战提供了时机,有力地支援了正面战场。

同时,在平型关战役中,八路军与晋绥军、中央军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共同谱写了全民族抗战的史诗,无论身属哪个政治阵营,都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如牺牲在茹越口的晋绥军33军69师203旅旅长梁鉴堂少将,他是平型关战役中我方牺牲的军阶最高的将领(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学者胡博据《第二战区各部队沿革》说,梁旅直属晋绥军34军)。

1、镇守茹越口天险只有梁鉴堂一个旅

全面抗战爆发后,梁鉴堂奉命率部驻守繁峙县以北的茹越口,在部队从临汾开拔前,梁鉴堂给全旅官兵做动员,“此次抗战,系民族战争,如果失败了,就要当亡国奴,我旅即将开赴前线,人人都要抱必胜的信心,不成功,便成仁,以尽军人之天职”。

茹越口,在繁峙县以北,雁门关和平型关的结合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如果被日寇占领,向东可以攻击我平型关守军,向西会对雁门关形成威胁,直接导致整个战局的不利,但就是这样重要的位置,当时却只派了梁鉴堂一个旅镇守。

阎锡山和他的晋绥军好歹也是二十多年国内战争历练出来的,大大小小的仗打了无数,不至于会明知要隘而不重兵驻守,出现这样的布置,其实和当时的战场形势有着直接关系。

1937年9月初,晋绥军61军苦守天镇10天后,为东条英机所率的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所破,军长李服膺因擅自退后被枪毙,几乎是抗战中全国最早因失利被判死刑的高级将领(也有种说法,李服膺撤退,是接到了阎锡山命令,而阎锡山为平息全国舆论,免受指责,找李当了替罪羊),天镇失守,晋北顿失屏障,不数日间,整个大同沦陷,阎锡山的以雁门山为屏障展开“大同会战”的设想成为空谈,而日军为消化战果,作战也告一段落。

与此同时,由板垣征四郎率日军第五师团21旅团从河北蔚县出发,击败了驻防晋冀边境的晋绥军35军73师,一路追着,经广灵、灵丘直接杀向平型关,要与东条英机会师,完成对太原的合围。

2、团城口失陷成为军史争论焦点

板垣征四郎是小阎锡山三岁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师弟”,此人是个疯狂的军国主义者,在日本陆军中有“石原莞尔之智、板垣征四郎之胆”之称,“九·一八”事变就是这两人主导的,而且,板垣征四郎也是日军中三大“中国通”之一,他进攻平型关的路线,早在几年前就以参拜五台山的名义勘察好了,以有备攻无心,志在必得。

不过,阎锡山的应对也不能说没有道理,阎锡山的战略是摆口袋阵,放板垣进平型关,然后断其后路,依托恒山和五台山,在滹沱河上游盆地全歼板垣,1927年奉军进攻平型关,晋绥军就是这么打的,是阎锡山得意的战例。

这个战略还没来得及实施,第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兼33军军长孙楚就和阎锡山说,这么干恐怕不行,第一,奉军和日军的精锐部队板垣师团恐怕不能比;第二,放进平型关,更便于他们机械化部队的展开;第三,板垣师团本来就是想进关和东条部队会合,这不是正中人家下怀?不如凭关坚守,利用人数优势,歼敌于关门之外。

阎锡山采纳了这个建议,就以三个师、两个独立旅共十六七个团的兵力正面防守平型关,并与八路军联系,希望其迂回作战,抄其后路,共同拒敌。

当年9月21日晚,板垣师团21旅团主力约5000人在旅团长三浦敏事的率领下,迎头就撞上守关的晋绥军33军独立第八旅,该旅上下同仇敌忾,奋勇作战,连续两天,日寇不能前进一步。

三浦敏事于是就转移进攻方向,派21联队绕过平型关,攻击从西北军出身、被中央军改编的高桂滋17军84师所防守的团城口(在繁峙县大营镇),84师曾参与对日广灵、灵丘之役,是支疲军,力战不支,阵亡两千多人后,于24日晚被突破阵地。

团城口的失陷,对平型关战役影响极大,原来孙楚的计划,是要等八路军115师出关截断日军后路,然后再让郭宗汾预2军出击,给板垣师团以致命一击,现在反而自己后路都有被断的危险,所以,之后晋绥军上下对团城口的失陷,对高桂滋,都颇有微词,而高桂滋到底是力战不支,还是为保存实力故意撤退,晋绥军是不是坐视友军危难不顾没去援救高桂滋,都是军史上争论的焦点。

然而现实终究不可挽回,团城口失陷,郭宗汾预2军陷入危局,陈长捷所率预1军被紧急调来,接连血战,好不容易连接上了从团城口到平型关的防线,加上115师平型关大捷切断了日军交通线,减轻了郭宗汾的压力,才使得解围。

3、梁鉴堂亲自率部冲杀英勇牺牲

双方不断增兵,酝酿更大的战斗,局势一时反而形成僵局,只不过,时间对我方是有利的,而且,作为平型关战役的总指挥傅作义,他的嫡系35军还没出动。

板垣师团被阻在平型关,于是就想起了在大同的东条英机,或者是东条英机主动出面,为板垣师团破局,无论如何,日军各部队间的协作是当时军阀割据、心思不一的中国军队所难以比拟的。

东条英机派来解围的是从应县而来的筱原诚一郎所率混成15旅团,从雁门关到平型关,一共18个隘口,筱原诚一郎选择的,正是梁鉴堂把守的茹越口。

茹越口是条山沟,长20多里,穿过隘口,左边是铁吉岭,右边叫五斗山,山势陡峭,易守难攻,既然如此,筱原诚一郎为何选择茹越口呢?因为此处虽有天险,却无重兵,只有一个旅的人马,阵地还在山下入口处。

人呢?原计划防守的应该有1个军—晋绥军杨爱源34军,但晋绥军平型关战役方略一确定,就不断抽兵于彼,郭宗汾的71师被调走,成立了预2军,加强平型关防守;原打算驻防山上阵地的姜玉贞196旅,还没到呢,就被截留,驻防在了代县阳明堡,以防雁门关来敌,杨爱源只好精打细算,用61军残部101师驻守石楼口和大小石口,把军主力梁鉴堂203旅放在了茹越口,而在山上,就空有阵地没有人了。

日军军制,军、师团、旅团、联队,大致上相当于我们的军、师、旅、团,但进犯茹越口的15混成旅团,却非一般旅团,混成旅团是从师团抽调各兵种组建的具有独立完成战役能力的建制单位,轻重机枪、山炮野炮都有,5000余人,更何况这个15旅团还带着两个伪蒙骑兵师,也就是说,表面上是杨爱源一个军对日军一个军,实际上,却是梁鉴堂一个旅对日军一个军。

9月27日,混成15旅团和两个伪蒙骑兵师恶狠狠向茹越口阵地发起攻击,梁旅427团顽强抵抗,激战一天,日军未取得任何结果,28日,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发起更大规模攻击,梁鉴堂亲自率领作为预备部队的一个营冲了上去,与敌人展开肉搏,不幸颈部中弹,伤重不治,英勇牺牲,全旅官兵几乎全部殉国。

茹越口一失陷,平型关的僵局立刻被打破,阎锡山无论是放敌进关,关门打狗,还是倚关拒敌,歼敌于关外的战略都不再有任何实际意义,所担忧的反而是日军从茹越口源源不断开进,与平型关外之敌联合,使得平型关守兵腹背受敌,于是,就下了退出平型关的命令。

平型关战役是见事不可为而主动撤退,撤退时颇有章法,孟宪吉旅作为断后部队,在10月2日最后撤退的时候,还出关攻击了一下,这与之后国民党部队往往将撤退搞成溃退有本质的区别,所以,第二战区才有能力继续组织忻口会战,给日寇以更大的打击,在那场会战中,还有更多的英雄人物涌现,让日寇征服中国的狂言成为梦呓。

本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minguo/renwu/544.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梁鉴堂 平型关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