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国号由来 北方四岛 尸谏 商鞅 赵国 刘少奇 金融危机 除夕 珍珠港事件 越南战争 秦昭襄王 纸币 华夏文明 风土人情 月饼 乌兹别克斯坦 饮食 气候 仓央嘉措 军事基地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民国 > 风云人物 > 韩练成: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最危险的“共谍”

韩练成: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最危险的“共谍”

时间:2015-11-24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战事频仍,韩练成经常跟随蒋介石飞赴各个战场,由于失去副官邢松全与董必武手下联系这条线,又得不到张保祥来自华野的新联系,他只能切断一切对外联络,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完全独立地去做”,他相信自己手中“一支铅笔”的作用。

韩练成: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最危险的“共谍”-世界历史网

蒋纬国说他是潜伏在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朱德元帅却不止一次称他“有奇功,功不可没”,他就是传奇将军韩练成。

1、解围冯玉祥,勇救蒋介石

韩练成的父亲韩正荣是清军悍将董福祥的部将,董福祥被贬黜回宁夏后,韩正荣也随之来到宁夏安家,1908年,韩练成在宁夏固原出生,1925年投考马鸿逵陆军第七师教导队时借用了韩圭璋的中学毕业文凭,从戎后便以韩圭璋为名,直到1934年任镇江警备司令时才恢复本名。

1927年,韩练成在马鸿逵的军队里已当上了骑兵连长,5月中旬的一天,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司令冯玉祥的本部在北伐途中被敌人包围,韩率领的骑兵连误打误撞解了这个围,结果他成了冯玉祥心目中“共过患难”的人。

1929年,蒋介石与冯玉祥决裂,蒋介石收买马鸿逵等人倒戈反冯,马鸿逵部附蒋后改编为讨逆军第十五路军,马升任总指挥,驻守徐州,韩也随部跟从。

蒋冯爆发中原大战,冯玉祥的部队包围了蒋介石在归德(今安阳)火车站的“列车行营”,蒋介石成为瓮中之鳖,韩练成当时任马部第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守备归德,接到求救电话后,韩练成不等后援部队赶到就率部杀进重围,经一夜血战攻入车站,使蒋介石转危为安。

1930年,蒋介石给黄埔军校毕业生调查处下了一道“手谕”:“第六十四师团长韩圭璋(韩练成),见危受命,志勇可嘉,特许军校3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会知晓。”韩练成身披“黄马褂”,成了军中红人。

2、与周恩来同为“七哥”

在对历史谜团的抽丝剥茧中,韩兢还发现父亲跟周恩来一直保持着单线联系。

韩练成初次与周恩来相见是在1937年,当时国共两党正在商讨抗战策略,韩练成随白崇禧代表国民党前往,席间,周恩来以及中共的抗日态度给韩留下了深刻印象,而这期间,蒋介石及国民党的抗日态度却让韩练成非常不解。

1942年,韩练成已是国民党军第十六集团军的参谋长,中将军衔,此时,国防研究院成立,蒋介石指名调韩入第一期做研究员,其间,韩练成通过对国共双方投入抗日力量的数据研究深刻认识到,共产党是真正在抗日,当年5月,韩练成找人帮忙要求单独约见周恩来,阐述了自己的抗日主张,并想加入共产党,但在听了周恩来的解释后,为顾全大局,韩练成答应继续留在蒋介石的身边,隐蔽待机。

有意思的是,周恩来在秘密战线中被人称为“七哥”,而韩练成在朋友圈中也一直被人喊“七哥”,于是周恩来跟韩练成约定:“我的人来,会说是‘胡公’派来找七哥的。”从此,韩与党组织确定了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秘密工作,除了周恩来或周恩来本人指定的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等人之外,绝不允许任何人和他接触。

韩练成的夫人汪萍从这个时期开始,多次从经济、物资、住宿、交通等方面帮助李克农、潘汉年等人,被李克农誉为“后勤部长”。

3、个人安危非所计也

日本投降后,韩练成被任命为海南岛防卫司令,率部渡海受降,蒋介石要求他“彻底消灭共产党在岛上的游击队”,韩练成受命后,急忙将情况通过秘密途径转告给周恩来,在日后的“剿匪”行动中,韩练成总以“只发现零星游击队,没有发现主要目标”搪塞,有效地保存了我党在海南的武装琼崖纵队。

1946年秋,蒋介石发动内战,韩练成的第四十六军被调往山东战场,在这紧急关头,韩练成千方百计与党取得联系,1947年初,当第四十六军经海路途经上海时,韩练成秘密派人找到了董必武同志,在中央的秘密指示与具体安排下,韩练成与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商妥了秘密联系的方法。

在随后的莱芜战役中,韩练成将蒋介石的作战意图和完整计划,详细部署和具体指令向陈毅进行了秘密通报,此外,还配合陈毅、粟裕大摆迷魂阵,将国民党军主力引入华野的包围圈中,经过激战,国民党军1个“绥靖”区指挥部、2个军部、7个师共5.6万余人,全部被歼,“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被俘,莱芜战役俘敌数量之多、歼敌速度之快,都创造了解放战争开始以来的最高记录。

莱芜战役结束后,韩练成谢绝了陈毅等人让他留在解放区的好意,他说:“只要能为人民有所贡献,个人安危非所计也……大谍之极,亦可无形。”随后,他毅然回到南京虎穴。蒋介石面对当年的功臣,心情很复杂,表面上还算客气,称他是“莱芜战役唯一生还的英雄”,但却再也没有给韩练成带兵实权,只委任他为总统府参军。

1947年秋,韩练成的一名副官突然投江身亡,据韩兢说,韩练成与“胡公”以及李克农等手下人接头、联络都是由他来办理的,这件事对韩练成来说无疑是危险的信号。

事隔不久,白崇禧的外甥海竞强等在内的第四十六军一些被俘军官陆续被放回南京,韩练成的处境越来越危险,种种迹象表明,蒋介石听到什么了。

但是,连韩练成自己都没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白崇禧、张治中、关麟征等国民党要员纷纷出手相救,为他放行,最后,韩练成拿着“总统府”的一个中将参军唐君铂赠送的空白护照,从上海乘飞机到了香港,最后安全抵达解放区。

1948年10月,虎穴脱险的韩练成终于到达了中共中央所在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朱德、周恩来、李克农等领导亲切地同他谈心,当韩提出入党的要求时,朱德老总说:“完全可以。”周恩来表示:“如果需要我当介绍人,请把材料送给我。”后来经过中共中央批准,韩练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西柏坡的小砖房里,毛泽东在欢迎韩练成的简单家宴上,愉快地对他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4、韩练成两赴香港,秘密约见潘汉年

1948年春节前后,韩练成以休假名义两次往返香港,秘密约见了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潘汉年,通报了大量军事情报,潘汉年告诉韩练成:“胡公(周恩来)、大农(李克农)都很挂念你,没想到你会跑到香港来见面,还带来这么多新的消息。”

韩练成问:“毛主席有什么新的精神?”

潘汉年告诉他:“毛主席提出,从1946年7月算起,用5时间彻底打倒蒋介石;在1947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上毛主席又做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报告,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任务,你知道吗?”

韩练成回答:“参军处有情报部门送来的原文,解放军的作战经验、十大军事原则,我都看到了,像这样在战争进程中公开宣布自己战略战术的做法,在世界战争史上是罕见的。”

潘汉年笑道:“毛主席说这些战略战术是建立在人民战争的基础之上的,因而是任何反人民的军队所不能利用、也无法对付的。”韩练成更加感慨:“毛主席和蒋委员长的区别正在于此。”

在香港期间,潘汉年介绍韩练成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绍敦公司总经理蔡叔厚以及费彝民、何贤等几位党外朋友。

潘汉年与他商定今后一旦遭遇危险立即经香港脱离国民党统治区,一同策划了几条不同路线,约定了联络方式和暗号。

春节后,危险日益逼近,副官邢松全建议:“军长,咱走吧!干脆走了,一了百了。”韩练成问:“走?往哪走?”

邢松全回答:“两条路,一条是黄博士给您铺好了的,去美国。”黄是自愿回国抗战的旅美华侨,曾在四十六军担任编外上校,抗战胜利后坚决不打内战,回到美国恢复了自己的企业,来信邀韩全家去美国,可坐当寓公,也可另谋发展。

韩练成表明:“我已经明白告诉他我不去。”邢松全接着说:“另一条路,去找胡公”,韩练成赞同道:“这条路对,可不到非走不可的节骨眼上,我是不会走的。”

邢松全劝说:“叫我说,您跟共产党走,不图名、不图利,为的是一个理想,委员长重用您,只是报您的救驾之恩;您走了,也不欠委员长什么,反倒是委员长欠您一条命。我要是象您一样离他那么近,我一定找机会先杀了他再走!”

韩练成厉声喝止:“说什么疯话?我是军人,不是剌客!胡公和胡公代表的共产党,要的是在人民心里的胜利,和民心相比,战场胜负都在其次了,怎么还会用暗杀这样卑劣的手段?”

邢松全担忧地说:“要是被委员长发现了,您不就要被他杀了?”韩练成回答:“要是被他发现,我只能怪自己太笨,怪不得别人。”邢松全又说:“就算委员长没发现,您也照样不安全,海南翻车,您不也差一点被共产党伤着吗?”

韩练成笑了笑:“和胡公、董老在一起,犹如灯塔指引的航程;在海南,是和下面的部队配合,那就有点象雾里行船、只能靠自己手中的这把舵,不能指望别人了。再说,嫩豆腐打黑枪、杜光亭告黑状我都不计较,海南共军的误会不过是牙齿咬了一下舌头,计较什么。”这是韩练成第一次向别人说透了自己的打算。

1948年3月底,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行宪国民大会,会中,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郭寄峤连连上书反映甘肃民意,要韩练成回去服务桑梓,保境安民。

4月1旬,蒋介石单独召见韩练成:“兰州是重要的战略区域,我决定派你去作甘肃省保安司令。你要利用过去的关系,巩固自己的地位,更要抓紧补编部队,不管这个仗怎么打下去,第一,不能让共军西窜,退入苏联;第二,更不能让它南下四川。”

4月12日,韩练成飞赴兰州,向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张治中报到。

5月22日,韩练成在兰州接到任命:西北行营副参谋长、甘肃省保安旅旅长兼兰州保安司令,他向张治中大发牢骚:“我到底是个啥?司令不是司令,旅长不是个旅长……”

张治中也觉得奇怪:“练成,不要急,你的这个任命是有点怪,委员长跟我谈的时候也是甘肃省保安司令嘛,怎么发表的时候就变了?”

韩练成想出了答案:“我知道何部长(何应钦)对我有成见,但也不能让我这个中将当旅长吧?参军处正在研究把整编师、整编旅都统统恢复成军和师,这不是明摆着降我的职吗?本来我就不想干了,现在要不是在老师麾下效力,我受这份窝囊气?”

嘴上说不干,可实际上韩练成并没有不干,反而摆出中将参军的架势,四处巡查,准备扩编部队,他撇开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有副长官,直接向张治中报告:“我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们想让我看的、不想让我看的,都看到了,甘肃地方部队实力太差,就算加上马子香(步芳)、马少云(鸿逵)也架不住彭德怀的共军打。再说,委员长也不指望靠马家军撑起这一片天,我手里不掌握4个保安旅绝对不行,按照1月份公布的《省保安司令部组织规程》,这部队一定要尽快补编。”

新中国成立后,韩练成在军内外担任过许多重要职务,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minguo/renwu/958.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蒋介石 韩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