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钱大钧 朱祁钰 沙特阿拉伯 公孙瓒 圣诞节 南越武帝 秦朝疆域 男权社会 面积范围 切腹来源 青楼 辽朝皇帝 伦敦历史 古代 项羽 中国大陆 贺龙 世界大战 学术派别 贝多芬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民国 > 史事点评 > 民国时期的爱情“备胎”是如何炼成的

民国时期的爱情“备胎”是如何炼成的

时间:2015-04-27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曾经有一个时代,男子善于妙手著文章,女子也会白描世态炎凉,他们和爱人白日携手游冶,夜里把盏到雾重月斜,离家去国,绵长岁月在壮阔山河里游走,是为民国,在这山河岁月中,林徽因是如何成为“女神”和“妇女公敌”的?金岳霖真的是“痴情男二号”吗?

民国时期的爱情“备胎”是如何炼成的-世界历史网

备胎当然不属于民国词汇,但民国实在不缺喜欢收集备胎的女神(男神)和甘做备胎的卢瑟,不过,他们会像王安忆的小说《长恨歌》里,王琦瑶款款说的:“他是个底”。

“底”就是备胎,有时候,“底”只有一个,但贵在忠心不二,一任风雨,时移世易,那“底”只静静地待在那里,不吵不闹无所求,最后发现已经厚厚结成了疤,再也无法分离。

这样的“底”,金岳霖便算是一个,他和林徽因的故事已成传奇,毋庸赘述,甚至在林徽因彻底选择梁思成之后,金岳霖先生还是守在林徽因身边,住梁家后院,住昆明别墅,住李庄小屋,只要在女神身边,就是另一种相守。

林徽因去世后,金岳霖一直和林的儿子梁从诫住在一起,一时半刻见不到,便会高声问保姆:“从诫回来了没有?”然而,当记者问起他和林徽因的故事,金岳霖任凭录音磁带一圈又一圈地空转过去,一字一顿地说:“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

生前不求名分,死后守口如瓶,金岳霖真可谓“金牌备胎”,令后来的备胎们望尘莫及。

因为备胎再好,多半都怀着颗求转正的心,比如吴宓先生想做毛彦文的备胎,虽然自知希望不大,却还是要背地里辗转反侧,悄悄分析敌我形势,胜算几何,转正不成,备胎们多半默默走开疗伤。

比如鲁迅先生的备胎许羡苏小姐,帮周先生照顾家小多年,等来的却是许广平怀孕的消息,许小姐擦擦眼泪,故作坚强地说:“这也是意料中的”,她把所有信件给了朱安,把家用簿寄给了鲁迅,从此萧郎是路人。

有时候,“底”有很多层,像是千层酥里的酥皮,脆弱而执著地袒露着,怀着一颗忐忑之心,等待女神临幸,只待一咬,便化身碎渣无数,在空气中徒劳飞扬,这故事听来伤感,却并非没有励志的例外,沈从文便是最佳范例,羞涩的乡下人看上了中国公学最漂亮的校花张兆和,只能用情书表白。

张小姐当时追求者甚众,遂将他们编号为“青蛙一号”、“青蛙二号”、“青蛙三号”……而当时,沈从文只能排“癞蛤蟆十三号”,不过,这位乡下人虽然不善言语,情商却不低,他祭出自己的看家法宝,发起书信攻势,文字的超级强项亦可算是他的“杀手锏”。

张小姐收到的求爱信不计其数,初时并不对沈从文的情书上心,甚至还向胡适告状,胡适劝解无效后,对沈从文汇报说:“此人年太轻,生活经验太少,故把一切对他表示爱情的人都看作‘他们’一类,故能拒人自喜,你也不过是‘个个人’之一个而已。”

然而沈二哥这个备胎,是倔强的湘西人,即使万念俱灰,他还是不屈不挠地给女神写情书,一边悲伤地感慨自己是“易折的萑苇,一生中,每当一次风吹过时,皆低下头去,然而风过后,便又重新立起了,只有你使它永远折伏,永远不再作立起的希望”,却还是要坚决地表示:“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样的坚持,终于感动了美人,从“癞蛤蟆十三号”一跃转正,抱得美人归。

民国时期的爱情“备胎”是如何炼成的-世界历史网

不过,期望着学习先贤的当代备胎们注意了,靠写情书这个法子成功上位的备胎案例实在太少,比如积极学习沈从文好榜样的卞之琳,便很快败下阵来,十年苦恋,一百来封情书,诞生了“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这样的名诗,却始终赢不了佳人的心。

张充和不是张兆和,她看重的是性格相合,在她眼里,卞之琳即使有才,却“性格不爽快,每次见他都不耐烦,觉得他啰里啰嗦的”,闷声不响,只写情书,却不表达究竟想怎么样。

不过,根据张充和弟媳周孝华的回忆,卞之琳也曾大胆向女神表白:“那一天我在自己屋子里,充和突然进门来喊我跟她上楼。”透过楼上充和的房门缝隙,周孝华看到卞之琳竟双膝跪在地板上。“充和又可气又可笑地告诉我,说卞之琳跟她求婚,声称如果不答应他就不起来。”不过,卞之琳的勇气似乎并没有持久,“过了没多久,也不知道充和用什么法子,就让卞之琳又站起来了……”

卞之琳这样的备胎,结局只有一个,便是把牢底坐穿,永世不得翻身,很多年之后,有人问张充和:“既然不爱他,何不早点告诉他,让他死心呢?”张充和笑着回答:“他没有说‘请客’,我怎么能说‘不来’?”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与天下的备胎共勉。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minguo/ssdp/418.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民国时期 爱情 备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