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契丹 张灵甫 制度 解放军 桃园三结义 日本防卫费用 李白 蒙恬 关宁铁骑 慈禧太后 蒙古 严嵩 受贿案 51区 王妃 巴拿马历史 刘备 清朝 行政区划 圣赫勒拿历史
世界历史 > 亚洲历史 > 日本 > 人物事迹 > 日本昭和天皇的一生事迹简介

日本昭和天皇的一生事迹简介

时间:2015-04-23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昭和天皇(1901年4月29日-1989年1月7日),本名裕仁 ,称号迪宫,日本第124代天皇、1926年-1989年在位,日本帝国皇帝兼陆海军大元帅,法西斯主义者,日本帝国主义的总代表,是日本最长寿以及在位时期最长的日本天皇,执政长达63年。

昭和天皇对日本侵华和发动太平洋战争间接有最高责任,他在制定日本侵华战略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日本昭和天皇的一生事迹简介-世界历史网

裕仁1901年生于东京,是大正天皇嘉仁的长子,1914年学习院初等科毕业,后在东宫学问所读书,1916年11月被立为皇太子,大正十年(1921年)因父亲大正天皇患病而出任摄政王,大正十五年(公元1926年)继位,以《尚书》中的“百姓昭明,协和万邦”改元昭和。

昭和20年(公元1945年8月)发布“终战诏书”,代表大日本帝国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因美国的干涉战后免除了审判,帝统得到保留,战后在位期间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促成神武景气,他对生物分类学有研究,发表有《相模湾产后鳃类图谱》、《相模湾产海鞘类图谱》以及《那须植物志》等著作,1989年1月7日,因患十二指肠癌死于东京,终年88岁。

1、少年时代

裕仁生于明治34年(1901)4月29日晚10点10分,父亲是皇太子明宫嘉仁亲王(后为大正天皇),明治天皇对于这个小孙子宠爱有加,次日马上命令宫内的御用文人为皇孙取名与号,最初的名有三个,为裕仁、雍仁以及穆仁,号则是迪宫和谦宫,最后,老天皇亲自拍板,选择了裕仁与迪宫,分别作为其的名与号。

裕仁的父亲也就是大正天皇,从小多病,心身发育不佳,终生为病痛所困,而裕仁幼时也似乎了继承了其父的遗传缺点,日本皇室自孝明天皇之后,天皇的配偶都必须从皇族公卿的“五摄家”中选择,这种过于狭窄的婚配范围,往往也就造成了劣性遗传的可能,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欧洲的哈布斯堡家族。

明治41年(1908)裕仁6岁入学的时候,被发现其右手的手指活动不便,被怀疑是遗传的产物,其课程中的美术和音乐两门因此被迫被放弃,除了手指的问题外,裕仁也有着先天近视的毛病,虽然自小就进行校正,但是效果一直不佳。

作为一个充斥军国主义思想国家的准皇储,裕仁从小就被有意识地培养尚武的性格,其刚刚出生70天后,就被寄养在了海军中将川村纯义的家里长达四年,6岁的时候,裕仁进入了“皇室”学习院,而他的院长则是日俄战争中的“肉弹将军”乃木希典陆军大将,明治天皇亲自指示乃木要努力将裕仁培养为“质实刚健”之辈。

如此教育之下,裕仁自小就被种下了崇尚武力的祸根,而且自己也对乃木极为尊敬,总是称其为“院长阁下”,大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裕仁开始摆脱了给人的“病弱”印象而开始向他的祖父看齐。

明治45年(1912年)7月30日,明治“崩御”也就是所谓的驾崩,嘉仁亲王继位成为了大正天皇,裕仁成为了皇太子,也就是明治正式大葬的前两天,乃木希典突然拜见了裕仁,赠给了当日为陆海军少尉的裕仁,由山鹿素行所著的《中朝事实》和《日本帝国史》,两日后,乃木与其妻双双自裁于赤坂的家中为明治天皇殉死。

这个事件给年幼的裕仁造成了极大的刺激,祖父的去世和“严师”的自裁,使其变得极为自闭孤寂,往往舍弃左右随从,而开始渐渐对无言的生物学感起了兴趣,当其去世的时候,在宫内的“生物学御研究所”里,还保存着裕仁幼年采集的5大箱各式各样的标本。

大正三年(1914年),从学习院初等科毕业的裕仁,随即被送往了“东宫御学问所”继续学习了7年,而“东宫御学问所”的总裁则是另一位较乃木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人物―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至此裕仁又被拉回了军国主义的道路之上。

大正七年(1918年)在“御学问院”度过了第四个春秋的,已经17岁的裕仁步入了青年期,他的婚姻大事也被理所当然地提了出来,久弥宫良子被内定为太子妃,计划于此年完婚,然而当日权倾朝野的元老级人物山县有朋却以良子母亲为色盲为由,反对这门婚事,认为良子的家族遗传不佳,结果这场婚事的骚动,互不相让的足足闹了一年半之久,结果裕仁力排众议还是决定良子为妻,而山县有朋却由于这次事件而被迫下野,不过,之后裕仁马上就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

大正10年(1921年),裕仁刚满20之时就开始其长达的欧洲之旅,当裕仁刚刚决定此事之时,皇后贞明害怕安全问题表示反对,裕仁费尽口舌这才将其说服,这次访问主要是访问英、法、比、荷、意5国。

3月3日,裕仁一行搭乘“香取号”军舰启碇,途经香港、新加坡(在新加坡他还以皇室特权步行勘测了英军的防御工事,为二战日军突破要塞做准备)、科伦坡、雅典,地中海,5月7日抵达英国朴次茅斯港。

一战后的欧洲,百废待兴,选择君主立宪的老前辈英国为访问地,颇有些裕仁毕业旅行外加实地考察的味道,当日英王乔治五世亲自前往伦敦火车站迎接作为皇太子的裕仁,日后裕仁曾经如此回忆:“当时英国王室中,大都与我同辈,处生其中,简直令我有‘第二家庭’的感觉,特别是英王乔治五世,亲自与我长谈指点有关君主立宪之下的君主概念。”

不过,裕仁在巴黎的时候却闹了一个笑话,其当时微服出行,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付钱买车票,独自搭乘巴黎地铁,晚年谈到这件事,其自己也还是不禁失笑“我当时第一次搭乘地铁,什么手续也不知道,手紧紧地握住车票,入闸的时候检票员要在票上打孔,结果我紧张地深怕被他夺取,握着车票不放,双方就这样来回拉扯了数分钟,结果惹得检票员大怒,这张车票也被我一直保存着。”

访问期间,裕仁不仅学习西方的政治结构,同时也对军事表现出了极大兴趣,数次访问了一战时期的历史遗迹,当时的法国将军们对这位年近20岁的太子,对于军事的精通程度表现出了极大的赞叹,裕仁自己还特地去了拿破仑墓地所在残废军人院访问,并带回了一个拿破仑的半身像,之后将其摆在自己书房内(战后多摆了一个林肯像,后来又摆了达尔文像)。

也就是在这次出巡中,他接见了驻欧洲的十几个日本武官的参拜,获得了以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为首的日本青年军官来誓效忠,这样他以这些人为班底,开展了向军中元老夺权的行动。

访问凡尔登的时候,裕仁一身戎装骑在一尊大炮的炮管之上,一幅悠然自得的表情,其尚武之心可见一斑,虽然访问行程紧密,但裕仁却还是亲自为自己未来内定的妻子良子挑选了一条珍珠项链,打算返国就和其成婚,不过这件婚事还真是多灾多难。

欧行后两个月,大正天皇重病,裕仁开始了摄政,主持大局,婚礼被迫推迟,然而之后,皇族中最年长者东伏见宫依仁亲王去世,婚事再次被迫推迟到1921年底的12月1日,但随后又发生了“关东大地震”,如此国难,婚事又被迫推迟,结果到了大正13年(1924年1月26日),这才正式举行婚礼。

2、军戎生涯

到了1926年,“病罐子”大正天皇终于“崩御”,裕仁成为了日本第124代天皇,改元昭和,继承大统的裕仁和良子先后诞下了照宫成子、久宫佑子等4个“内亲王”即所谓公主,由于没有男嗣成为继承人,朝中开始了劝解天皇另纳嫔妃,裕仁却对此很不以为然,“朕还有兄弟在,即使自己没有皇子,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到了昭和8年(1933年)12月23日,裕仁和良子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儿子继宫明仁,了确一桩皇室的麻烦,想来今日之日本皇室也是面对比当日更为严重的尴尬局面。

昭和3年(1928年),张作霖由于“不听话”而遭到关东军暗杀,同年6月,裕仁在出巡又遭遇激进分子的“预谋行刺未遂”,结果,此两件事引发了当时在野的日本政党的极大反弹,纷纷就此攻击田中内阁,此年7月裕仁公开对此进行指责,结果导致田中义一内阁被迫引咎辞职。

虽然炸死张作霖的事件上,裕仁斥责当时的内阁,不过在32年春天,溥仪被扶植为满洲国伪皇帝后,裕仁不再是不理“军略”的皇帝了,当年亲自为攻占东三省的将领授勋,当他得知关东军突破长城后,生怕引起列强干涉,命令关东军不得越界攻击。

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立即收兵,只有在侍从长本庄繁和陆军大臣荒木贞夫保证不会扩大战线后他才批准第二次越过长城。后来在谈到上海事变时他说道:“在上海,将战区作某种程度的限制,以防止事件的扩大,这并不是依据参谋本部的奉敕命令,而是因为我已特地命令白川不得扩大事端。”

在1935年9月,裕仁借题发挥趁着陆军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上奏,对军部势力过于膨胀大发雷霆“传林铣十郎来!有关时局的问题总是出在军部,尤其是陆军省,身为陆军大臣,如果任由部下牵着鼻子走,岂不要下克上不成?!”他命令在宫中开设大学寮,用大川周明的思想培训青年将校,力图把军队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启用闲院宫载仁亲王和伏见宫博恭王対掌陆海两军, 把皇族军人的势力抬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载仁亲王后来罢免了陆军皇道派军官,博恭王则清洗了海军的军政派),到了昭和11年(1936年)6月,裕仁更是将在颁发的勋章“勋记”上将“日本国天皇”改为了“大日本帝国皇帝”,其野心的膨胀也可窥一二。

同样的在1936年的所谓皇道派和统制派的对立中,也显现出了裕仁的对于军部的控制能力,二·二六事件皇道派陆军军官以“打破体制”为号召,发动了军事政变,1400多名叛军在2月26日清晨,开始了行动,占领国会,袭击首相府等等重要地区,裕仁在事件爆发40分钟接到了报告,马上就换上军装,召见陆军大臣,命令镇压。

当时的陆军大臣川岛义之则回答“请陛下念在起事将校之行为,完全是为了精忠报国的赤诚,希望陛下谅解。”

裕仁听后,拍着桌子,盛怒道:“先不管他们精神何在,这种胡作非为必须尽快镇压,尽快!” 到了次日下午4时,海军第一舰队的“头牌”长门号战列舰接到裕仁的直接指令驶入东京湾,主炮对准了被叛军占领的国会,面对陆军镇压迟迟不动,裕仁结果对这武官大喊“难道要我亲自带着近卫师团去镇压他们么?”结果这次叛乱终于在29日下午被平定,以叛军投降而告终。

3、发动侵华战争

1923年4月16日,应台湾总督田健治郎邀请以皇太子身分搭乘军舰“金刚号”来台湾访问12天,以特造的台铁花车作为交通工具,行程遍及基隆、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澎湖等地,驻台日籍官员严阵以待,建立欢迎牌楼,在南北各地兴建豪华行馆,例如“金瓜石太子宾馆”、“阳明山草山行馆”、“菁桐太子宾馆”、“高雄寿山馆”、“角板山太子宾馆”等,这些行馆及其造访之地,都受到妥善的保存及维护,惟寿山馆已遭拆除,遗址位于今国立中山大学校内范围。

在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了震惊世界的七七事变,长达8年的侵华战争由此开始,有人称裕仁为军部之傀儡,理由是他从来没有反对过军部的任何提议。

问题是军部的任何提议在送给他之前就经过内大臣木户幸一的审核,他不愿执行的决议根本就不可能被送到天皇办公室来;而且他掌握了军部的人事大权,他不喜欢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当上陆军首脑,比如他讨厌皇道派的真崎甚三郎和少壮军官接触过密,天皇左右暗示他辞职,真崎还想抵抗一下,结果下场就是被撤职,天皇评论说,这家伙一点常识都没有。

侵华战争爆发之际,陆军大臣杉山元自信十足地向裕仁表示“中国的战事一个月内即可结束”,可是中国军队在华北撤的太快,决战未遂后他指示,“在要塞地区集中大量兵力实施压倒性的打击不更好些吗”于是日本开始转移兵力于上海附近,突破中国军队防御后,他放纵朝香宫鸠彦王血洗南京,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南京大屠杀。

1937年12月14日,裕仁天皇面谕:“中支那方面陆海军各部队,在上海附近作战持续勇猛果断,乘胜追击,使(中国)首都南京陷落,我很满意,此旨传达给全体将士们。”

第二天的《东京日日新闻》报道:“在攻克南京之际,天皇陛下考虑到陆海军将士的辛苦,特赐褒奖并下诏慰问,天皇专门召见了很久没见的(日军)总参谋长闲院,军令部总长伏见两官”。

14日下午一时,大本营陆海军部发出公告,将天皇的面谕通报全体侵华日军官兵,1938年,冈村宁次和东久迩宫稔彦王攻占汉口,深入到中国的腹地,当陷入中国泥潭的3年后,他不认为是自己判断错误,反而开始埋怨诸位臣僚低估了征服中国的难度。

裕仁甚至暗自批评当时首相近卫文麿:近卫在任时,好像毫无准备便带领我们进入战争,他在阿部信行组阁的时候,亲自指令陆军大臣要从梅津美治郎或者侍从长畑俊六中挑选,1939年11月8日,在中国战事紧张期间,于富士山附近检阅近卫师团,借以激励士气。

4、太平洋战争

1941年2月3日,面对德国在欧洲大陆的胜利,日本政府提出了《帝国对印度支那、泰国实施纲要》,天皇的说法是:“我自己的原则是不喜欢乘人之危提出要求,干所谓乘火打劫的事,但面对今日世界的大变动,如果造成宋襄公之仁的后果也不好。”

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特别是对美开战前夕,他的真实想法是:“日本拥有一支多年培养起来的陆海军精锐部队,如果关键时刻不允许它崛起,那么随着时间的流失,石油便会渐渐枯竭,舰队便会开起不起来,如果人造石油对此可以进行补给,那么日本的产业几乎全部都要毁掉的,那样的话,就要亡国,这样一来,如果被提出无理要求,就要无条件投降,国家就会灭亡。”

这说明他是铁了心的准备开战的,但他又顾虑如果战争失败,将会累及皇室,让皇族担任的海陆军两总长辞职,换上杉山元和永野修身担任海陆军总长,杉山元保证“百日之内即可告捷”。

裕仁却反问道:“中国战事不是还没有解决么?那太平洋岂不是比中国更大?”军令部长永野修身从帮旁辩解,只能像对待重病病人一样,开刀死中求活,天皇还是顾虑风险太大,不同意组成皇族内阁,他准备万一战争失败才这么干,实际上也是失败后才组织东久迩稔彦皇族内阁收拾残局。

他对换上东条英机接任总理表示满意,理由是东条做好了战争准备,东条后来在审判的时候说漏了嘴,东条说据他所知道的,整个日本军队,就没有人敢违抗天皇的意志,连出现这种想法都是荒唐的,人是不可能和神对抗的。

天皇那怕一个微小的暗示,就足以让军部费尽心思猜测圣意如何了,在开战的最后一刻,裕仁吟颂他祖父在日俄开战前下决心的诗:“四海皆兄弟,何缘起风波。”批准了对美开战,对珍珠港的袭击,裕仁也是亲自向海军军令部长永野质询,“海军决定何时出击?”“12月8日。” “那岂不是周一?”“夏威夷时间正好是周日。” “那朕就可安心了”

在经过了初战重创珍珠港美国海军并侵占了东南亚后的辉煌胜利后,日军在中途岛惨败的消息震动了裕仁,其曾不安地表示“目前战局难以乐观,一旦丧失了制空权,就会有被切断各个击破的危险,我的陆海军,就是败在了对于美军的过于轻视。”

昭和19年(1944年)新设军需省,对于飞机的产量以年产5万架为目标,不过,裕仁对于时局也有了些比较清醒的认识,“陆海军总是缺乏协调,万一有出什么意外,必然雪上加霜,5万架谈何容易?恐怕连一万架都很难吧?军部定这种目标真是有问题。”虽说如此,不过并意味着裕仁可以如同一个“天使”一般对战争不用负责。

西南太平洋溃败后,他不断敦促日军发动反攻以振作士气,结果日军就发动了一号作战以打通大陆交通线,菲律宾决战中,也是他不明实际,听信了海军台湾海空战大捷的假情报,命令参谋濑岛龙三把决战地点从菲律宾改到莱特岛,结果造成空前的惨败。

当海军向其报告“神风攻击”的消息后,立即表示“非这样不可么?不过这样做很好。”

1945年4月,在冲绳战役期间,输昏了头的裕仁问海军军令部长及川古志郎,海军难道没有军舰了吗?逼得海军赶快搞了个大和号自杀冲锋。

5、战败投降

随着战事的吃紧,而裕仁则开始更关心其自己的命运,也就是日本天皇制能不能得到保留。

1945年3月18日,裕仁巡视了遭到美军大轰炸后的东京市区,不由感叹其惨象尤胜当年的“关东大地震”,在美军于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后,裕仁终于意识到了败局已定,在8月9日下午11点50分紧急于防空洞召开了御前会议,如此发言:“朕实赞同外务大臣的意见。陆海军常常有许多正确的计划,可也同样失去实效,你们强调本土决战,但却连最重要的99里海防都无法实现,再者,军队的装备、武器都极度缺乏,可能要9月中旬才可完成,有关于飞机的增产更是无从谈起,如此状况,诸位何以应敌?”说到此,裕仁已经是声中哽咽。

裕仁和当时的首相铃木贯太郎主张日本投降,由于委员会中的政治和军事成员就是否投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首相要求天皇做出最后的决定。

8月14日,最后一次的御前会议上,裕仁特别穿上了陆军元帅服,左胸佩带象征皇室的菊花勋章,无可奈何地做同意投降接受波茨坦公告,作为决心停战的理由,天皇在独白录中举出以下两第一,如果这样下去,日本民族就会以灭亡而告终,我就不能保护赤子了;第二,在捍卫国体这一点上,木户也与我的意见相同,如果敌人在伊势湾附近登陆,那么伊势、热田两神宫就会立即在敌人的控制下,来不及转移神器,也就没有确保它们的希望了,这样就很难捍卫国体了。

所以,当时我想,即使牺牲,也一定要讲和,也就是说,估计守住三种神器中的伊势神宫的八咫镜和热田神宫草剃剑无望是决心停战的理由,其中“无条件投降”暗含一个条件:不废除天皇,他对坚决反对投降的前侍从官,现陆军大臣阿南惟几说,你放心,我有把握保持国体,结果阿南只能去自杀,之后,NHK录制了裕仁的投降公告,整个录音为30分钟,地点是皇宫的进口大厅,结果裕仁期间念错或是念误多处,直到第三遍才勉强合格。

次日,又发生了一幕极端分子抢夺录音的闹剧,但是其所谓的“御音放送”的投降诏书录音还是得以播出,此段广播被称为“玉音放送”,使用大量汉语文言的《终战诏书》使很多日本平民无法具体理解广播的内容,他只字未提投降或日本打输了这场战争,他只是说世界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要求臣民“要忍受难以忍受的现实。”由于首次听到“鹤声”,许多人都放声哭了起来。

在日本正式投降后,美国政府实际上已经秘密决定赦免裕仁,一个原因是担心天皇被起诉,可能引发日本极端派人士的骚乱和不稳,同时占领当局也需要天皇一个“真正傀儡”配合美国的占领工作维持局面。

1945年9月27日,裕仁拜见了麦克阿瑟,据麦克阿瑟在其《回忆录》里的记载,天皇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请求不要将他当作战争罪犯加以追究,而是认真的说:“我对战时国民在政治、军事方面所做出的一切决定和事件负有全部责任,我自己接受你所代表的各国的裁决故来访阁下”。

天皇的谦卑态度打动了具有贵族派头的麦克阿瑟,两人的会谈在和谐的气氛中进行,后者婉转地暗示着,其对裕仁道,“如有任何问题麻烦,可以随时和我商量。”听了这话,裕仁如同心中大石落地,返回皇宫的时候,皇后良子不由地说道:“您的脸色好多了。”

6、战后生活

战后,包括苏联在内的国家要求废除天皇,但是美国为稳定战后东亚形势,需要建立一个反共产主义的经济强国,如果没有天皇,日本国内秩序将难以协调,因为之前日本长期推行神话天皇、效忠天皇的教育,天皇已经成为多数日本人心中的精神支柱。

所以因美国策略上需要,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和其他官员共同表示,裕仁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并不负主要责任,这一观点得到了日本人民的极大欢迎。

1946年元旦,裕仁发布《人间宣言》,否定了天皇的神圣地位,承认自己与平民百姓一样也是人,而不是神,美国占领日本后,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是实际上掌控有日本统治权的人,在他的干预下,1947年通过新的日本国宪法,确定天皇为国家的象征,提出最高统治权归人民所有,真正实行立宪民主。

为了与宪法的变化相一致,战后裕仁逐步树立自己民主君主的形象:与平民会面,允许皇族成员被拍照,他还访问过灾区,视察日本的战后建设,当他在广岛面对广大民众独自一人站在木台上,手里拿着皱巴巴的灰色礼帽,犹豫不决的向人们执意:“万岁!万岁!”人群中响起了一片震耳欲聋的祝福声。

这表明尽管战败令人蒙受屈辱,但天皇仍是日本的灵魂,他的皇位继承人明仁也打破了传统,和一位普通女性结婚而不是贵族家庭成员,1971年裕仁访问西欧,1975年访问美国,这是第一次以天皇的身份访问外国,因为裕仁是海事类出身,对海洋生物有许多研究,战后把许多精力放在了研究上。

裕仁晚年身体不佳,1987年手术后更是每况日下,1988年8月15日,裕仁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并发表讲话,悼念战争遇害者,此后数月,日本媒体每一分钟都会报道他的病情,他的每一次注射,每一次手术都公之于世,媒体只有对棒球赛事,天气预告和贸易数字才这样详细报道。

此外,在他执政期间,日本经历了历史上唯一一次自身原因造成的灾难性惨败并被外国占领,但他也目睹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从经济角度看,80年代裕仁时代的日本对世界的统治远远超过了日本侵略高峰期的统治范围。

1989年1月7日上午7时55分,日本政府正式发布“天皇崩御”公告,漫长的“昭和时代”落下帷幕,其子明仁的时代拉开了序幕。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riben/renwu/411.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