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宫女 苏军 放荡淫乱 大清洗运动 周总理 羽毛扇 历史阶段 备胎 日本国土面积 英国人 国际形势 叶卡捷琳娜二世 诸葛亮 第一次世界大战 特种兵 马穆鲁克王朝 战国名将 俄罗斯 秘鲁 远古时代
世界历史 > 亚洲历史 > 日本 > 风云人物 > 织田信长的一生事迹简介

织田信长的一生事迹简介

时间:2014-10-20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织田信长(おだ のぶなが,1534年7月2日-1582年6月21日)出生于尾张国(今爱知县西部)胜幡城(一说那古野城),是活跃于日本安土桃山时代的战国大名,他成功控制以近畿地方为主的日本政治文化核心地带,使织田氏成为日本战国时代中晚期最强大的大名。

织田信长的一生事迹简介-世界历史网

于1568年至1582年间,作为掌握日本政治局势的领导人,推翻了名义上管治日本逾200年的室町幕府,并使从应仁之乱起持续百年以上的战国乱世步向终结,但后来遭到部将明智光秀的背叛,魂断本能寺,织田氏也因而一蹶不振,他是日本战国时代的三英杰之一,织田信长如果不在本能寺死亡很可能改变日本战国历史统一日本。

1、少年期

信长于1534年7月2日出生于尾张国那古野城(今名古屋市,另有一说是胜幡城),幼名为吉法师,是尾张守护代旗下三奉行之一的织田信秀的嫡长子(排行第二,有一庶兄织田信广),母为信秀正室土田御前,同母弟有信行(信胜)、信包和秀孝,因为母亲是正室,才成为嫡子的信长,6岁就成为那古野城的城主,然而少年时代常有荒诞不羁的行为,后来被嘲为“尾张的大傻瓜”。

织田信长对铁炮传入日本时的种子岛枪感兴趣,且不拘泥于身份地位,和一般人民一样与市里的年轻人一起玩耍的故事广为人知,信长还是少主的时期,父亲信秀在表面上臣服于清洲织田家,然而信长只带了几个人就到清洲织田家支配下的清洲城放火等行动,令父亲信秀相当吃惊。

从年少时期即可见其大胆,三河的户田康光背叛今川家投奔织田家时,户田将松平竹千代(即日后的德川家康)卖给了织田家,当时年轻的信长和成为人质的松平竹千代,一起度过了少年时光,这段往事后来成为两人缔结了稳固的同盟关系(清洲同盟)的一个助力。

1546年,在古渡城元服之后正式改称织田上总介(织田信长),1548年,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平手政秀提出与信秀宿敌的美浓国大名,人称“蝮蛇”的斋藤道三长女浓姬(即斋藤归蝶)政治联姻的策略。

1549年(一说是1553年)信长在正德寺与岳父斋藤道三会面,当时道三察觉到被称为“傻瓜”的信长的真正才识,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我的子孙,估计以后只有为他牵马的命啊”。

从此之后,斋藤道三全力支持织田信长,并在被亲子斋藤义龙杀死后将美浓一国作为嫁妆送给了信长(也有说是信长明火执仗的强盗行为的托辞,这事儿就好像是“衣带诏”,究竟有没有只能问道三本人了)。

1551年,织田信秀在尾张尚未统一又有强敌今川义元的内忧外患下,终于因酒色过度中风而死,身为嫡长子的织田信长因而继承家督,在信秀的葬礼上,信长一反传统,对父亲的祭坛投掷抹香而引来争议(关于此事件有一说是为后人的创作,不过信长表现的不是那么规矩是肯定的了)。

1553年,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平手政秀为了劝谏信长的奇行而切腹自尽,信长也为此感到悲叹、找来泽彦和尚(宗恩)建立了政秀寺来悼念政秀的亡灵(但另一说是政秀并非为了死谏信长而是因为其子五郎右卫门泛秀和信长之间的不和)。

2、继任家督到统一尾张

1551年织田信秀死后,从很久以前就对信长行为不满的织田家重臣林秀贞、林通具、柴田胜家等人,打算废掉放浪不羁的信长而改立以聪明著名的信长亲弟弟信行为织田家主君,为了对抗他们,信长拉拢森可成、佐佐成政、河尻秀隆等人加入己方阵营,开始了骨肉相争。

1556年4月,信长的大舅子斋藤义龙谋杀已经隐居的亲父斋藤道三,道三派出亲信猪子兵介向信长请求援军,信长虽然应邀派出了援军,但为时已晚,斋藤道三被义龙手下的小牧元太杀死,信长失去岳父的支持后,信行派认为这是攻击的好机会,同年8月24日举兵和信长对抗,但以落败告终(稻生之战),随后,信长虽包围了守末森城不出的信行,在经由亲生母土田御前的中介后,赦免了信行、柴田胜家等人。

1557年信行再度企图谋反,在稻生之战后,和信长有所联系的柴田胜家密告此事,信长知道谋反一事后,将信行骗出清洲城,并派自己最信赖的河尻秀隆将其暗杀(有说信行并未谋反,是信长为了永绝后患,指使柴田胜家告密并诈病将信行杀死)。

当时,尾张守护·斯波氏的权势开始没落,因此尾张下4郡的守护代织田大和守家主君织田信友掌握了实权,信长的父亲信秀虽是信友旗下三奉行的其中之一,却凭借其智勇来拓展对尾张中西部的支配权,信秀死后,信长继任。

信友则支持信行继任家督之位而与信长敌对,并拟定信长谋杀计划,只是,早已被信友视为傀儡政权的尾张守护斯波义统却把谋杀计划事先密告给信长知情,对此感到暴怒的信友,趁义统与嫡男斯波义银带兵前往河川打猎(川猎或川狩)的时候,杀害了义统。

因此、义银与其弟毛利秀赖、津川义冬等斯波一族则逃往信长之处寻求保护,信长将信友列为杀害义统的谋反者,并命令叔父织田信光(守山城主)杀害信友,于是尾张下4郡的守护代清洲织田家灭亡,织田家庶家的信长成为织田家的首领。

接着信长与同族犬山城主织田信清等,击败清洲织田家的宿敌织田一门宗家的上4郡守护代织田信安(浮野之战),并将其放逐。而被立为新的傀儡守护的斯波义银,却和斯波一族的石桥氏、同为足利一门的吉良氏密谋讨伐信长,察觉到此事的信长,则将义银放逐至斯波氏宗家足利将军家所在的京都。

于是,信长在1559年确立了对整个尾张国的支配权。

3、上洛

1565年,以京都为中心掌控畿内的权力者管领细川氏的执事三好氏,实权被有力武将三好长逸、三好政康、岩成友通等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所把握。意图使室町幕府权力复活的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与三好氏的对立日趋严重,终遭暗杀。

接着三好氏拥立义辉的堂弟足利义荣为第14代将军以作为其傀儡,久秀等人进一步欲暗杀义辉之弟足利义昭,义昭在细川藤孝、和田惟政等幕僚的支援下逃出了京都投奔越前国的朝仓义景,义昭在看不到义景有讨伐三好氏的动静后失去了耐心。

于1568年7月开始接近美浓的信长,信长承诺为义昭讨伐三好氏的同时,将养女雪姬嫁给信玄的四男武田胜赖,藉此与美浓国相邻的甲斐战国大名武田信玄缔结同盟,但雪姬于产下武田信胜后逝世,为此信长让嫡男信忠与信玄六女松姬约定婚约以保持友好关系,此作法也应用至周围各势力以巩固本国内外。

接着9月,信长以天下布武的大义名分,拥立足利义昭为第15代将军并开始上洛,对抗信长上洛的南近江战国大名六角义贤、六角义治父子,在织田军的猛攻下,观音寺城遭攻陷并逃亡伊贺,至此六角氏灭亡,此后六角氏则展开反抗信长的游击战,见到信长前往京都的上洛行动,执中央政治牛耳的三好义继、松永久秀等人了解到信长的实力而臣服,其它隶属于三好三人众的势力多数逃亡至阿波,剩下如池田胜正等人也投降信长。

至此,从三好长庆以来,执中央政治牛耳的三好松永政权面临信长电击般迅速的上洛仅半个月就垮台,拥立足利义昭为第15代将军的信长所建立的织田政权诞生,此时,义昭劝信长担任副将军之位,信长看透了将军家的盘算并谢绝之。

此时,开始对伊势的侵攻,1568年神户具盛投降,信长将三男织田信孝送往神户氏为其养子,1569年信长和伊势国司北畠具教开战,具教奋战后仍居劣势,于是接受信长开出的条件而投降,该条件是“信长次男织田信雄作为具教嫡男北畠具房的养子”,此后,伊势国为织田所支配。

1576年,信长打破对北畠亲子人身安全的承诺,北畠具教与次子长野具藤一同被杀,北畠具房数年后在幽禁中死去,信长对伊势的神户具盛亦采同样的政策,神户氏接受织田信孝成为神户家养子后,具盛被软禁。

1569年1月,趁信长率领织田军主力返回美浓的空隙时,三好三人众与斋藤龙兴等美浓浪人众共谋袭击足利义昭御所所在的六条本国寺(六条合战),信长在大雪中堪称神速的行军,仅用2天援军就抵达京都(当时从岐阜到京都需历时3天),而在信长抵达前,由于浅井长政援军与明智光秀的奋战击退了三好斋藤军。

呼应三好军的入江春景于高槻城遭信长进攻,春景投降后,信长不再原谅其背叛而处刑之,同一天,信长要求堺市交出2万贯的矢钱(军费),要求商人们服从织田家,此动作让堺会合众(商人联合会)原先仰赖三好三人众抵抗信长,在三好三人众为织田军击退后,臣服于信长,如此一来,信长成功地扩大于畿内的势力。

4、讨伐武田

1581年为信长全盛期,2月28日于京都天皇内殿的东边马场举行一大展示,即所谓的京都军马演练,此演练为以信长为首的织田家一门、丹羽长秀、山内一丰等织田军团的军容展示,此时的军马演练,正亲町天皇亦有出席。

信长公记提到此演练:“贵賎群众者,得以生于如此可喜可贺天皇之世,……心怀感激演练逐次进行,乃成从上古至后世之壮景。”

1581年5月,织田军的攻势凌厉,并趁防守越中的上杉军武将河田长亲突然死去的空隙,行军至越中,占领了大部分的土地,同时德川家康也终于1581年3月23日得以夺回为武田军占领的高天神城。

此时在纪州的杂贺众开始内部分裂,支持信长派的铃木孙一与反信长派的土桥平次等人互相争斗,导致杂贺众势力衰退,接着针对高野山于1581年藏匿荒木村重残党与足利义昭密通等与信长为敌的动作,信长派出数十名使者欲和平地解决此事,而高野山方面却不合理地将信长派去的使者全部杀害,被激怒的信长逮捕织田领地中数百名高野山僧人,并命令河内、大和的各大名包围高野山。

1582年2月1日、武田信玄的女婿木曾义昌向信长提出投奔织田家的请求,信长答应后,于2月3日向信忠发出针对武田的大动员令,于是德川家康从骏河、北条氏直从关东、金森长近从飞驒、信忠从木曾处各自开始进攻武田领土,其兵力数量,据言超出十万以上,面对此境的武田军,伊那城的守将下条伊豆守遭城兵放逐而献城给织田军、接着信浓松尾城主小笠原信岭、骏河田中城主依田信蕃、骏河江尻城主穴山信君等人争先恐后地投降织田军,于是连有组织地抵抗都没有的武田军就此败亡。

信长出阵讨伐武田是在3月8日、当天信忠占领了甲府,3月11日在甲斐东部的田野除去了武田胜赖、信胜父子,至此武田氏灭亡。

甲斐武田氏灭亡后,即使原先隶属武田者表示顺从信长之意,信长仍不容情地将武田一族彻底铲除,即所谓“狩猎武田”的信长令,德川家康与一部分织田重臣难以接受信长的命令,拼命地隐匿武田的遗臣,江户时代以后仍存在的武田相关一族几乎都是于“狩猎武田”时被藏匿起来的遗臣末裔。

民间传说在最后一次攻打武田时,明智光秀说出“能来到这里,我们的努力也是值得的”这句话激怒了信长,信长则说“你做了什么”,之后惩罚了光秀,另外织田军在攻打藏匿武田遗臣的塩山惠林寺时,惠林寺因拒绝交人而遭放火烧寺,当时惠林寺住持快川绍喜临终前所说“安禅未必须山水,灭却心头火自凉”的话,仍流传至今。

武田氏灭亡后,信长在骏河派德川家康、上野为泷川一益、甲斐是河尻秀隆、北信浓为森长可、南信浓为毛利秀赖以压制北条氏直,并实施如以往信玄、谦信一样的彻底和平外交政策来保持和北条的同盟关系,在此时的信长军团已可说是无人可敌。

5、本能寺之变

1582年夏天、信长准备派三男神户信孝、重臣丹羽长秀等军团进攻四国的长宗我部元亲,关于明智光秀的异心,有一说是光秀认为自己未被赋予进攻四国的任务,而开始有“自己被放置一旁。会不会像林秀贞、佐久间信盛父子一样被放逐”的被害妄想。

另一说是,光秀以前曾受信长命令负责与长宗我部元亲的和睦工作,为此命令奔走以改善彼此关系的光秀将属下斋藤利三之妹嫁予元亲,但结果却往武力讨伐的方向发展,光秀因此感到名誉受损、倍感屈辱。

1582年5月15日,德川家康为了骏河国领地增加的宴会抵达安土城,信长派明智光秀负责接待,光秀从15日到17日专注于接待家康,在家康停留的这段期间,正在攻打备中高松城的羽柴秀吉派使者向信长要求援军,并提到“毛利军有率大军往高松城救援的动作”,信长答应派兵后,解除光秀的接待任务,改命其带兵前往援助秀吉。

据《明智军记》所记载,因光秀准备的接待餐宴质量不佳,信长令其随从森兰丸敲光秀的头。

5月29日,信长为准备出兵远征毛利而前往京都、之后则逗留于本能寺,但派往援助秀吉的明智光秀军却突然迅速出现在京都,并于6月2日袭击本能寺,当时,因属下兵力对信长的信赖较深,誓言效忠明智光秀的人很少的缘故,光秀于进攻本能寺时,并没有告诉部下攻击的目标是信长。

据言率领森兰丸、坊丸、力丸、伴正林等约100人的信长本身亦持枪奋战,负伤后返回房内纵火自杀,享年49,当时本能寺为大火烧毁,通说是认为信长已死于寺中,但明智光秀的女婿明智秀满遍寻不到信长遗体,有一说是信长遗体已被仰慕信长的僧侣与部下秘密地埋葬了。

其长子织田信忠得知消息后,与村井贞胜于附近的二条御所抵抗明智军,最后亦不敌自杀,而黑人兵弥助在本能寺之变中,直到最后都和信长一同奋战,为光秀所擒后,赦免后,被强行送至耶稣会。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riben/renwu/95.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织田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