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切腹 炊器 元朝皇帝 图瓦卢 人物 日本关东军 南北朝时期 国民党选举 月饼 尹志平 国家福利 女儿 木乃伊 三国历史 国家公祭仪式 世界大战 龙的起源 版图范围 敢死队 汉武帝
世界历史 > 大洋洲 > 新西兰 > 热点评论 > 毛利之都罗托鲁阿的文化习俗

毛利之都罗托鲁阿的文化习俗

时间:2015-06-08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罗托鲁阿,一个拥有7万人的小市,或许是曾经的地震与火山对这里的大自然有过最精心的雕镌,再加上这里特有的人文景观,使得小城成为镶嵌在新西兰北岛中部火山湖畔一颗璀璨的明珠。

这里居住着2万毛利人,他们的皮肤略呈棕色,身体粗壮,尽管毛利人只占新西兰380万人中的9%,在英国航海家库克发现太平洋中这块绿洲之前,他们却是这块土地上的最早居民,所幸,这里的英国移民及其后裔手下留情,才使新西兰毛利人没有像澳大利亚土著人那样惨遭大批被杀戮的命运。

毛利之都罗托鲁阿的文化习俗-世界历史网

社会文明进程到了当代,毛利人已经有了很好的生存条件,他们勤劳、热情、礼貌,去罗托鲁阿的毛利人村的路上,陪同教给大家几句简单的毛利人问候语,并介绍了毛利人对待客人的最高礼遇鼻吻,远远地即看到毛利人在等候,负责接待的是位中年女士,就是人称“爱米”的专职接待员,“喀哦入哇!”我们几乎是同时发出这句刚刚向陪同学来的毛利语“您好”。

她带我们走进公园式的村落,首先看到一片陈迹:古时的草舍、岩洞、树屋、树穴、树哨、弯弓石器、大刀长矛……使人立刻产生在翻阅历史的感觉,进入一个手工编织大厅,毛利人正在干活,许多说不出名称的太平洋岛上植物都能被毛利人编成美丽的动物玩具和用具,那略呈灰色的扁厚而长的箭麻宽叶,经毛利人用铁梳一刮,雪白的叶筋就如尼龙丝,当即编织成小巧的坤包。

在一个木刻厅,我们参观了传统雕刻,一个个毛利人在各自的位置精雕细作,看得出,刀凿下的木质坚硬如铁,许多作品都是人物挂像,古代的,当代的,赏月的,打猎的,栩栩如生,我们边看边听介绍,在我们参观的过程中,每一位毛利人对来客都显着得体的礼貌与微笑,没有人东张西瞧,更没有一人停下手中的活。

快要结束访问的时候,“爱米”已经和我们很熟,快要告别了,“爱米”在我近旁望着我,似乎是要说什么,我主动地告诉她:“I am Chinese!”(我是中国人)她欢喜地大声呼叫:“Oh,BEIJING!”记得她将北京重复两次,周围人此时都望着她和我,只见她端正地站定,目不转睛地微笑着望着我,右手轻轻抬起,此时的我,虽然觉得有点突然,还是十分礼貌地镇定一下,按照事先被告知的毛利人的礼仪,当女士示吻时,男士主动上前一步,抬起双手,张开双臂,两手轻轻搭上对方双肩,慢慢地,先是鼻尖,后是前额,看准对方的相同点,轻轻地贴靠。

我十分成功地完成了与毛利人鼻吻的动作,尽管有点拘谨,鼻尖接触的一瞬间,身旁来自其他国家的同行者们的相机频频发出闪光,这闪光里似乎隐含着无声的羡慕。

在当代新西兰,许多毛利人的文化习俗仍被保存下来,一切毛利人的正式集会都伴随着毛利语的演讲、战歌,正式接待宾客时都要互相以鼻子摩擦表示欢迎(称为hongi),有时还举行一种作为仪式的挑战,在预先烧热石头的地炉上烹调食物,在毛利人村庄中用作开会和典礼中心的雕有图案的房屋,仍在建筑。

1、木雕

13世纪前后,毛利人迁徙到新西兰,成为这里最古老的土著居民,早期毛利人没有文字,他们以口头传说和在木头上刻记号记载历史,由此形成独特的毛利人木雕。

毛利之都罗托鲁阿的文化习俗-世界历史网

关于毛利人木雕有一段古老传说:鲁阿是毛利人的祖先,一天,他的爱子不幸被海底群魔绑走,恶魔们用妖术将鲁阿之子变成木头,作为装饰品竖立在魔王洞穴前,鲁阿寻子前来,走入洞门,发现墙边整齐排列着一座座木雕人像,这些木雕竟相互说起话来,黑夜,恶魔们都睡熟了,鲁阿将洞内所有透光的门窗遮掩起来,洞内一片漆黑,天色大亮,恶魔们依然呼呼大睡,这时,鲁阿迅速将掩遮物全部揭去,强烈的阳光穿透门窗,直射到洞穴里,群魔们顿时头晕目眩,抱头鼠窜,鲁阿趁势抡起石棒,痛打恶魔,救出爱子,凯旋而归,同时随身带回一些木雕人像,它们便成为毛利人木雕艺术的渊源。

至今,在新西兰毛利人中还流传着这样一句佳话:木雕艺术即鲁阿艺术,几个世纪以来,毛利人执著地保持着本民族文化和艺术的统一性。

2、语言巢 (Kohanga Reo)

毛利族相信教导孩子们毛利语,会让他们对自己的文化、语言感到骄傲,而这些新世代,都会成为未来的领导人。

老一辈的领导人(kuia and kaumatua)教导孩子们语言和文化,语言巢在没有政府的协助下,在全国各地蓬勃发展,现今许多毛利集会所(Marae)、村落和社群,皆有实施语言巢计划,孩子们在生活上、玩耍时,都开始使用毛利语,使毛利语逐渐复兴。

3、毛利学校 (Te Kura Kaupapa)

毛利领袖试图找到一种教育制度,来延续上述的成长,为了使孩子们能在自己语言和文化的环境中接受教育,毛利学校便应运而生,双语学校也逐渐成立,这些学校对于毛利语的提倡,都有莫大的贡献,毛利大学及其它特殊高等教育机构,也开始提供毛利语及毛利文化的文凭。

第一批由语言巢计划结业的学生们,已陆续由一般大学、毛利大学毕业,他们之后回到语言巢、毛利学校及部落学校,将其所学,传承给下一代,毛利族不再凋零,毛利语及毛利文化专家变成公私部门争相聘用的对象,这个现象,在教育机构,尤其明显。

毛利族对国家建设,有了贡献,毛利族在教育上的成就,渐渐的改变了制度的风貌,随着从科学、法律、文学系所毕业的学生日渐增加,自然的使改变由社会内部产生,这仅仅是教育部分。

4、渔业

毛利族是从太平洋南下的波利尼西亚人,毛利族是渔业活动中的佼佼者,由于毛利族逐渐向内陆迁移,再加上渔业资源的日渐凋零,毛利族渐渐放弃发展渔业,再则,碍于过去的法令,毛利族无法持续发展他们传承下来的渔业技术,然而最近却有了重大的突破,毛利渔业法、怀唐伊法院及渔获量配额等发展,使得毛利族成为现今新西兰渔业,最主要的参与者。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xinxilan/pinglun/592.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罗托鲁阿 文化习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历史文章推荐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