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世界大战 参谋长 早婚早育 美国人 51区 卖国贼 阿根廷历史 假期制度 墨子 贺子珍 领土范围 移民政策 爱情 万历皇帝 戒色 赫鲁晓夫 夏朝建立 都城 军统 八旗军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远古时代 > 考古解密 > 中华早期文明进程中关于“羊”的传统文化

中华早期文明进程中关于“羊”的传统文化

时间:2015-02-11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再过几天,乙未羊年就要到了,既然是羊年,我们不得不聊聊关于羊的一些故事及传说了。

羊,是人类最早开始狩猎和驯养的动物之一,在早期具有崇高的地位,为古人所敬重,所以“羊”很自然地被选入十二生肖之列。

事实上,“羊”在中华文明的进程所起的作用是相当大的,甚至超过“龙”,中华人文祖伏羲、炎帝便与羊有“血缘关系”,可以说中华传统文化里从不缺少“羊的基因”。

中华早期文明进程中关于“羊”的传统文化-世界历史网

在西方,羊甚至是上帝的化身,《圣经》中称“羔羊是万主之主”,在中国,羊虽然不是上帝,但其地位一样不低,中华人文始祖与羊便有“血缘”。

我们都说自己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这一说法其实是后来的事情,在“龙”这种传说中的动物没有出现之前,“羊”曾是不少部落的图腾,也就是说“龙的传人”之前是“羊的传人”。

中华人文始祖并不只一位,教科书中有“三皇五帝”一说,“三皇”是哪三位?东汉班固《白虎通义》主张是燧人、伏羲、神农;东汉皇甫谧《帝王世纪》则称是伏羲、神农、黄帝。

其差别就在燧人与黄帝二者之间,伏羲和神农属地位巩固,列入“三皇”不存在分歧。

伏羲和神农,他们的部落早期都是以羊为图腾,而不是“龙”、或“蛇”,也就是说他们最早都是“属羊”的,与羊均存在“血缘关系”。

先说,炎帝与羊的“血缘”。

神农,即炎帝,其地位比黄帝要高,影响也更大,所以古人将其列称为“炎黄“,而不是“黄炎”,炎帝是位农业专家,他又称“神农氏”即是此原因,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国,炎帝在古代中国更受尊重,是自然的。

《帝王世纪》记载,“炎帝神农氏,姜姓,母女登游华阳,感神而生炎帝于姜水,是其地也。”

司马迁的《史记·五帝本纪》对此也有记载,炎帝母亲女登的受孕地点在姜水的常羊(羊头山),姜水属羌地,这里的羌人部落便以羊为图腾,可见炎帝一出生就与“羊”结缘,“血缘关系”非常紧密。

可能有读者会提出疑问,从《山海经》上看,炎帝是“人身牛首”半人半兽形象,应该是以牛为图腾吧,这没错,由于农业生产的发展,牛的作用比羊变得重要,地位迅速超过牛,成为部落图腾,炎帝的“人身牛首”形象就是在这一过程中出现的,再后来,在炎帝与黄帝部落合并后,“牛”又被更为强大的“龙”所取代,才成民族统一图腾。

在牛图腾、龙图腾存在的同时,原来的羊图腾并没消失,后来炎帝部落沿黄河东迁时,也把原先对羊的崇拜风俗带到今天河南、山东都等地,在这些地方出土的汉画像石上,仍可以看到以羊头、羊角为图案的画像,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在“三皇”中,黄帝与“羊”的关系似乎不大,其实也有关系,据《国语.晋语四》,黄帝与炎帝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炎帝受到的“羊”的影响,黄帝多少也应受感染。

至于被炎帝、黄帝联手打败的蚩尤,其所在部落早期同样以羊为图腾的,据《路史·后纪四·蚩尤传》,蚩尤姓姜,其出生地在羊水,正是羊图腾流行的地域。

再来说伏羲,如果说炎帝与羊的“血缘关系”还不是那么特别亲,那伏羲就近近多了,直接受到“羊”的影响。

伏羲,史书上有宓羲、庖牺、包牺、皇羲、伏牺等多种写法,伏羲风姓,《帝王世纪》称,他与女娲是兄妹婚,“蛇身人首”,是“蛇种”,那伏羲与“羊”有何关系?答案还在《帝王世纪》上,书中称“伏羲生于成纪。”

“成纪”在哪?据考证,其地位于今甘肃天水一带,这里是古羌戎活动区域。古羌戎的氏族的原始图腾就是“羊”,伏羲的“羲”字中有“羊”,正是这一羊崇拜现象的反映,需要说明的是,后来伏羲所在古羌戎改以“虎”为图腾,形成“虎氏部落”。

伏羲是中国古籍里记载的最早的王,伏羲对中华文化的最大贡献是“观象画卦”,创造了影响中国文明进程的“八卦文化”,即后来“五经”之一的《易经》,结束了人类“结绳记事”的历史。

《易.系辞传》即称,“古者庖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伏羲怎么想起了发明八卦的?考古专家陆思贤在其《神话考古》一书中认为,受到当时普遍存在的“羊角柱”的影响,“伏羲氏于羊角图腾柱上观象画卦”。

“羊角柱”是原始古人祭天时立在地上的长杆,做成羊角状,方便挂祭品,这种羊角柱图案在现代考古中有不少发现,受到羊角柱在地上投影的启发,伏羲闪耀出了八卦的灵感。

羊字在甲骨文里写作,就是在羊角柱形状的基础上增改而来,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释“羊”:“从,象头角足尾之形。”是什么呢,“羊角也”,即羊角柱符号,音与“卦”相近,可见“”与“卦”之间有密切的联系,这间接证明伏羲发明八卦受到了“羊角柱”的影响与启发。
 
“羊”对中华文化在早期的影响,甚至是直接的,如古代司法制度,便有羊的身影,通过神羊实现了司法公正。

历史到了尧舜时代,中国诞生新纪元,这一时期,羊以被神化的身份直接参与了对社会和政治秩序的维护和调整。

汉王充《论衡·是应》记载,在尧帝主政时,他用名叫皋陶的大臣掌握天下刑法。

在今天看来,皋陶就是一名国家大法官,他有一只羊,叫“觟X(造字:左“角”右“厂”下“虎”)”,觟X是一只独角羊,即所谓“一角之羊”,这只独角羊有神性,能辨出谁有罪,皋陶在一时无法审清的情况,就会让觟X帮助断案:“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

“一角之羊”,又叫“獬豸”,也称“任法兽”,后为据獬豸羊的形象发明了一种羊角帽,法官审案时便戴上,以显自己如獬豸般明察秋毫,办案公正公平。这种帽子因此被称为“獬豸冠”,也称“法冠”。

据《后汉书·舆服志下》,法冠呈高桶状,取“铁柱卷”式造型,秦汉时法官仍流行戴这种“法冠”。

商朝行将灭亡时,在牧野那个地方,又出现了一只神兽“夷羊”,来审判纣王的罪过,此即《周语》中所记:“(商朝)其戾也,夷羊在牧”一说。

这“两只羊”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同样是时人羊崇拜观念的反映,后来,春秋时的齐国、齐国,在司法办案时都出现“神羊”。

据《墨子·明鬼》,齐庄公时大臣王里国和中里徼,打了三年的官司无结果,最后便是由神羊断案的,神羊断中里徼“不直”,将其顶死了。

而民间至今流传有“羊占”风俗,也是远古羊崇拜风俗的遗存,羊身体上长的几乎都能用来占卜,如“羊骨占”、“生跋焦”、“羊胆占”、“羊毛占”等,“羊骨占”的玩法是,取羊髀骨在艾草灼烧,根据裂纹断吉凶。

从考古发现看,这种“羊骨占”风俗历史久远,在五千年以前的仰韶文化时期已存在。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yuangu/zhengshi/273.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