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综合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人才 春秋战国 红场大阅兵 宋教仁 排华法案 地下玄宫 王牌部队 汉朝 松赞干布 不丹 大跃进运动 国土分布 苏丹 张飞 汉三杰 荔枝 华佗 清明节 日本战犯 刘备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风云人物 > 揭秘周永康案件的真相

揭秘周永康案件的真相

时间:2015-04-01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2014年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3年12月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在查办案件中发现的周永康违纪线索情况的汇报,决定开展相应核查工作。

2014年7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开展核查工作情况的汇报,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

揭秘周永康案件的真相-世界历史网

经查,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

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党的性质和宗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重大损失,影响极其恶劣。

2014年12月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纪委《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将周永康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周永康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依法进行中。

在此,让我们回顾一下周永康重大腐败案件被逐渐抽丝剥茧揭开真相的历程。

2014年7月29日晚18时,新华社发布权威消息,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这则消息迅速引爆了网络,但反响远不如人们当初想象的那么强烈,2012年12月2日,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纪委立案审查,此时距党的十八大结束仅有18天,也正是在18天前,李春城刚刚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这也是他最后的辉煌,李春城是周永康任四川省委书记时的心腹爱将,李春城的落马,使周永康有可能落马的揣测开始流传。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在回答记者有关周永康的提问时,是这样回答的:“我们严肃查处一些党员干部,包括高级干部重大违纪违法的问题,向全党全社会表明,我们所说的,‘不论是什么人不论其职位有多高,只要是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的追查和严厉的惩处’,绝不是一句空话。我只能回答成这样了,你懂的。”

1、周永康的前半生

1942年12月,周永康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厚桥镇西前头村一户贫寒的农家,父亲周义生本姓陆,入赘到西前头村周阿学家当了上门女婿,改姓周,他的妻子周秀金生了三个孩子,长子周元根(后改名“周永康”),次子周元兴,三子周元青。

周义生家当初是村里最穷的几户人家之一,但周义生有一手钓黄鳝的绝技,靠这一绝技,和亲友们的接济,他将三个儿子都送到学校念书,长子周元根上初中时,因有个同班同学也叫“周元根”,班主任就让他改了名,新的名字是“周永康”,无论在西前头小学、厚桥小学还是学海中学(现荡口中学)、苏州中学,周永康学习成绩一直优异,总是名列前茅,直到1961年考入北京石油学院。

1967年,大学毕业的周永康来到辽宁盘锦,被分配至大庆油田六七三厂地质队,他从实习员、技术员做起,直到担任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地质团区域室的党支部书记、大队长。

1973年,年仅31岁的周永康担任了辽河石油勘探局地球物理勘探处处长,10年之后,41岁的他任辽河石油勘探局局长、党委副书记,兼任辽宁省盘锦市委副书记、市长。

1985年,43岁的周永康来到北京,担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

在辽河油田的18年,周永康奠定了仕途的基础,也在这里成家、生子,1971年,周永康与来自河北唐山的普通女工王淑华结婚,次年生下长子周滨,又过了三年,次子周涵(一说原名“周寒”)出生。

1988年,石油工业部撤销,成立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周永康出任副总经理,在任副总经理期间,周永康兼任塔里木石油会战指挥部指挥、临时党委书记以及胜利石油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和山东省东营市委书记,打了几个大的石油战役,政绩突出。

1996年,周永康出任中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同年在中共十五大上,当选中央委员。

199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原地质矿产部、国家土地管理局、国家海洋局和国家测绘局共同组建国土资源部,周永康担任了第一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在国土资源部部长任上不满两年,1999年12月,周永康赴四川就任省委书记,他将自己的秘书带到四川,与四川本土的投靠输诚者整合起来。围绕周永康形成的“石油系”与“四川系”,在此交集。

2、“石油系”与“四川系”

周永康的“石油系”,主要是他的几任秘书,一般说来,省部级以上领导干部会配备两名秘书:一名局级秘书,协助领导处理分管各厅局工作,挂副秘书长或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俗称“大秘书”;另一名处级秘书,专责领导日常工作安排和文件材料整理等工作,挂办公厅处级秘书职务,俗称“小秘书”或“专职秘书”。

目前落马的周永康秘书中,最早的一位是李华林,1988年12月至1992年3月,任中石油总公司办公室秘书,成为中石油总公司副总经理周永康的专职秘书,之后,李华林远赴海外,多年担任中石油总公司加拿大分公司总经理,2000年回国,在香港、深圳多地任职后,2007年11月起被聘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裁兼中国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接替李华林的是沈定成,1992年至1997年,任中石油总公司办公室副处级秘书,是周永康的专职秘书,周永康离开中石油后,沈定成在石油系统一路擢升,官至中石油国际事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总裁。

周永康任中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后,他的“大秘书”是中石油总公司研究室副局级研究员、副主任郭永祥。周调任国土资源部部长时,将郭永祥这位大秘书带了过去,任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主任。

而周永康在中石油的心腹蒋洁敏,并没有担任过其秘书,蒋洁敏1993年任胜利油田石油管理局副局长,1994年任青海石油管理局局长,1999年2月,任中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上市筹备组组长,蒋洁敏出色地完成了中石油的重组上市后,调任青海省副省长,2004年4月,蒋洁敏回到中石油,任副总经理兼党组副书记,2006年,蒋洁敏任中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兼党组书记。

2004年蒋洁敏回到中石油时,周永康已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部长,成为石油系统出身的唯一一位政治局委员,石油系统有“大庆帮”“胜利帮”“新疆帮”的说法,有“海外线”“国内线”之别,要想在派系林立的中石油站稳脚跟,靠拢周永康、以周永康的接班人自居,无疑是最稳妥的。

在国土资源部部长任上,周永康的大秘书,就是他从中石油带来的郭永祥,而他的小秘书,是国土资源部办公室值班室助理调研员冀文林,1999年周永康调任四川省委书记时,将这一大一小两个秘书都带到了四川,郭永祥出任四川省委副秘书长,冀文林出任四川省委常委办公室副主任。

冀文林一路追随周永康,2002年,周永康离开四川,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部长,冀文林调任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成为周的“大秘书”。

2007年,周永康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冀文林才不再担任周的秘书,他离开公安部,回到国土资源部任办公厅主任。

2010年10月,冀文林来到海南,先后任海口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2013年1月31日,冀文林升任海南省副省长。

另一位秘书郭永祥,在周永康离开四川前夕的2002年5月,被提升为四川省委秘书长,并于年底进入四川省委常委班子,成为周永康留在四川的重要棋子,而郭的前任李崇禧,则升任四川省委副书记,也是四川本地官员中投靠过来的周的心腹。

同土生土长的李崇禧不同,李春城是东北人,曾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工作了30多年,1998年12月,出人意料地从哈尔滨市副市长空降成都,任成都市副市长,一年之后,周永康主政四川,李春城很快成为周的红人,2002年周离开四川时,李春城已是成都市委副书记、市长,后来,又升任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2011年9月,任四川省委副书记。

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李春城曾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当时他还只是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2007年十七大,李春城落选中央候补委员,2012年11月十八大,李春城再次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当选、落选又当选中包含着什么玄机,海外媒体也多有揣测性报道,意指在李春城曾经的危机时刻,周永康曾出手相救,使李春城度过难关。

但2012年12月2日,李春城终被立案审查,成为周永康案中倒下的第一位省部级官员。

3、儿子、妻子和侄子

石油系和四川系,还只是周永康案的两个“足”,此外还有一个“足”,比前两个“足”更引人注目,也更隐秘,那就是周永康的亲属,包括他的儿子、妻子、弟弟、弟媳和侄子等人,“三足鼎立”,便是周永康案全案的轮廓。

亲属系、石油系和四川系这三股势力的盘根错节,以及依附、利用这三股势力同时又被这三股势力利用的各种红顶、灰顶、黑顶和白顶的不法商人,借助周永康的显赫背景,粉墨登场,演唱了一出长达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贪腐大戏。

2000年在四川省委书记任上,周永康与他的结发妻子王淑华离婚,不久,王淑华离奇地死于一场车祸,有关这场车祸,海外媒体各种传言不断,但都难以证实。

据说,母亲死后,小儿子周涵与周永康的关系变得异常恶劣,甚至不肯再认周永康为父亲,而周永康的大儿子周滨,则在这一年从美国归来,开始了他在中国的淘金大戏。

1985年,13岁的周滨随父亲周永康从盘锦迁到北京,住在海淀区学院路20号“石油大院”,1989年,周滨考入位于四川南充的西南石油大学,攻读科技英语专科,比父亲来四川还早了整整10年,1993年,周滨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留学,在德克萨斯州的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攻读石油专业的研究生,此时,李华林在中石油休斯顿办事处当副主任,在异国他乡,对老领导的这位大公子多有照顾。

到美国不久,周滨就开始做些生意,将一些外资的石油设备卖给中国石油企业,也是在美国求学期间,他遇到了后来的妻子黄婉,黄婉的祖父黄汲清是四川仁寿县人,是与李四光齐名的中国地质学界泰斗,曾任西南地质局局长、中国地质科学院副院长、中科院学部委员,1995年逝世,黄婉的父亲黄渝生、母亲詹敏利此时已移居美国,加入了美国国籍,周滨和黄婉结婚后,曾随岳父母在新泽西州、南加州拉古娜海滩等地居住,育有两子。

2000年,周滨偕黄婉回国创业,此时其父周永康刚刚主政四川,周滨的公司基本注册在北京,但许多生意都在四川,据说,周永康曾严令周滨不要到四川来折腾,但2002年周永康上调北京后,周滨在四川的生意异常地红火起来。

周滨做生意的主要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以低价获得稀缺资源和合同,然后高价卖出,赚取差价。

2002年4月,黄婉和另外4人作为股东,在成都成立了四川超越有限公司(下称“四川超越”),早在正式成立半个多月前,这家公司就和四川茂县政府签订了九鼎山旅游景区开发协议,四川超越拥有独家开发经营权,为期50年,但景区建设止步于前期规划和宣传,2004年10月,超越公司将度假开发权和上述无形资产,全部转让给了四川富商刘汉的汉龙集团。

关于转让费用,有350万元和2000万元两种说法,九鼎山景区位置偏僻,许多人认为投资风险很大,估计该项目顶多只值五、六百万元,但刘汉说,“只要不是太过分,就答应他”,显然,刘汉买这个项目,主要是为了维护和周滨的关系,买下来之后,汉龙集团并未对九鼎山景区实际开发经营,直到2013年3月刘汉被警方监视居住前夕,该项目宣告清算撤销。

周滨与刘汉的另一次合作,是为了在四川阿坝州开发毛尔盖河而成立兴鼎电力公司,这家公司共有4家法人股东,其中之一是北京旭晨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旭晨公司”),持股20%,由周滨实际控制,据说,当时四川省发改委不同意汉龙集团拥有兴鼎电力公司全部股权,独资包揽毛尔盖河水电开发项目,刘汉就请周滨出面拿下该项目,作为报答,让旭晨公司持有兴鼎电力公司20%的股份,后来,该项目得到了县、州和省三级发改委的同意,而且申请到了6亿元的银行贷款,2009年,汉龙集团又从周滨手中购回兴鼎电力公司20%的股权,但买回时出的真金白银,不知比卖出时翻了多少倍。

周滨从中企手中夺下的四川水电开发项目,不是一个两个,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白手套,四川富商吴兵,吴兵在2001年成立中旭投资有限公司,2006年注册中旭实业有限公司,进军水电和房地产业,开发了多个水电项目,其中之一,就是总装机70万千瓦、投资53亿元的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位于四川雅安石棉县安顺场上游10公里处,该项目 2008年投产发电,多年平均年发电量31.21亿千瓦时,一年的卖电收入就达9亿元左右。

该项目由中旭投资、四川天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四川天丰水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大渡河龙头石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建设和管理,三方共投资10.61亿元,并向中国建设银行贷款42.45亿元,中旭投资、四川天蕴为吴兵旗下企业,而四川天丰,则早在2003年12月,即由周滨的岳母詹敏利控股57%。

周滨通过刘汉、吴兵等人跑马圈水,拿走多条河流的水电开发权,还仰赖一个人,那就是郭永祥,他在2006年至2008年担任分管水利的四川省副省长。

2004年,周滨在北京成立了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旭阳光”),名义上是四川富商吴兵的中旭系下属企业,大股东是周滨的岳母詹敏利,实际控制人就是周滨,中旭阳光成立不久,就拿下中石油旗下十多家省级分公司涉及8000座加油站的零售管理系统信息化大单,还参与了中石油的成品油物流配送系统、工程项目管理系统及信息系统管理等多个信息化项目建设。

2007、2008年,周滨以一两千万元的低价,获得与中石油位于陕北的长庆油田合作开发的长印、长海油气区块,然后再由周滨的另一只白手套米晓东,以5.5亿元价格倒手转卖,从中获得暴利。

米晓东是周滨在西南石油大学的同学,2006年起,负责打理周滨在海油和陆上油田的生意,长印、长海区块卖给了吉林华海能源集团董事长王乐天,在交定金时,王乐天见到了这单生意的真正买家周滨,还见到了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裁的李华林,据知情人透露,蒋洁敏也与此事有关。

2009年到2011年,中旭阳光的年营业额均上亿,净利润分别为774万元、2116万元和2468万元。

周滨、米晓东还以詹敏利的名义,在北京注册了多家公司,从事房地产经营,合作伙伴中包括郭永祥之子郭连星,与在四川的生意如出一辙,主要经营手法依然是低价买地然后高价卖出、低价租赁然后高价出租,赚取差价,倒腾过的地块有北京昌平区南口农场NC-01街区公租房项目,北京朝阳区来广营乡奶白路3号办公用房和周边300亩高尔夫球场等等。

周滨也在北京购置多处房产,如在来广营观唐别墅、银湖别墅、华亭嘉园等小区均购置价值在2000万到4000万元不等的房产,部分已经出售。

除了做生意,周滨偶尔还客串官场掮客,如帮助山西吕梁市市长丁雪峰买官。

与王淑华离婚后的第二年,2001年,59岁的周永康迎娶了曾在中央电视台当过记者的时年31岁的贾晓烨为妻,贾晓烨是山西人,广为流传的时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李东生为二人牵线搭桥的说法,很难证实,另一种相反的说法是,周永康与贾晓烨结婚后,李东生得知贾晓烨曾在中央电视台干过,通过与贾晓烨先疏通关系,才得以接近周永康,李东生后来官至中宣部副部长,在进入全国人大担任常委后,又出人意料地在2009年调任公安部副部长,开始了官场“第二春”,之前他没有任何从警经历。

贾晓晔的妹妹贾晓霞,因为姐姐的关系,也进入石油系统,先后在中石油厄瓜多尔和加拿大分公司工作,还参与了委内瑞拉和苏丹中石油项目,目前贾晓霞仍滞留在加拿大。

周永康的两个弟弟,二弟周元兴和其子周晓华做起了五粮液的代理业务,很快财源滚滚,他们还喜欢替人摆平事情,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周晓华有了个外号,“周部长”。

三弟周元青,从村里干起,后来进了城,官至无锡市惠山区国土局副局长,周元青的妻子周玲英,曾任无锡市商业物资公司经理,2000年公司改制,成立自然人控股的昌隆物贸有限公司,周玲英成为三位股东之一,任公司法人,之后,周玲英等人开矿、卖消防器材、替油田采购设备、在全国有3000多个加油站等传闻,在厚桥镇流传,不知其中有多少是村民们的想象,多少是真实的。

2004年,周元青周玲英之子、30岁的周峰从日本学成回国,与母亲周玲英出资成立了多家公司,其生意头脑一点也不逊于堂兄周滨,周峰是日本知名私立大学中央大学的经济学硕士,又在日本最大的综合商社三菱商事有三年从商经验,做起生意来,不像堂兄周滨那样只进行“短平快”的倒买倒卖,而是有一套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拳”。

2007年12月,周峰母子二人出资5000万元,成立北京宏汉投资有限公司,周峰担任董事长,他们母子的系列公司被称为“宏汉系”,宏汉系在北京、成都、天津、新疆、重庆等地共成立公司20多家,总投资达4亿元,其经营的项目设计矿产开发、房地产、金融、高科技、能源、制药等众多领域。

周玲英在无锡还开了奥迪4S店,与中石油合作液化气生意,其液化气项目与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李华林直接相关,不到十年时间,周峰母子俩到底积累了多少财富,恐怕不深入调查很难统计。

4、一个庞大贪腐集团的覆灭

随着2012年12月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中纪委立案调查,围绕着周永康的一张由亲属、秘书、部下和不法商人构成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揭秘周永康案件的真相-世界历史网

在李春城之前,2012年8月,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戴晓明被调查,戴晓明曾长期担任成都市青白江区区长、区委书记、成都市经济委员会主任等职务,是李春城的得力干将。

2014年5月19日,戴晓明因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成都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李春城的另一干将,是原成都市锦江区副区长、公安局锦江区分局局长吴涛,被称为李春城的“大管家”,2012年6月22日前后,有四本护照的吴涛探听到了一些风声,携巨款外逃,在机场被控制,2014年7月,成都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吴涛因受贿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此外,因李春城案落马的官员,还有成都市质监局局长孙建成,李春城的妻子曲松枝,是成都市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2013年1月被免职,而涉案的不法商人,包括成都银行董事长毛志刚、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成都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张俊、成都兴蓉集团董事长谭建明、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邓鸿等多人。

在李春城主政的成都,有大大小小几十家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包括不同类型的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等,涉足旧城改造、新城建设、工业、交通、文化旅游等领域,不仅为政府直接参与具体的经济活动大开方便之门,更为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利益交换提供了肥沃土壤,涌现出了一大批“红顶”“灰顶”“白顶”“黑顶”商人。

“红顶”如周滨,“灰顶”如邓鸿,虽无周滨这样的显赫背景,但直接与官员勾结,从各类工程项目中赚取了大笔金钱,也为贪官输送了庞大的利益,“白顶”如吴兵、米晓东,是周滨的白手套,而“黑顶”,就是刘汉这类靠打砸抢起家的带有黑社会背景的商人。

1998年,刘汉的公司因拆迁补偿问题与四川绵阳涪江江心的小岛村村民民发生激烈冲突,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将带头的村民熊伟乱刀捅死,事后竟未被追究。

2001年,刘汉的汉龙集团公司出资70%股份,获得了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四姑娘山风景区50年的合作开发经营权,当初不肯与他合作的小金县县长竟被调离,刘汉曾对这位县长狂言:“不给我项目,你这个领导当不了。”没想到还真应验了,据估计,刘汉等人的资产累计400亿元。

2014年5月23日,刘汉等36人的黑社会案在湖北咸宁一审宣判,刘汉被判处死刑,8月7日,湖北省高级法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对刘汉的死刑判决。

2013年6月23日,中纪委宣布,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此前的6月8日,其子郭连星和米晓东等人已被控制,随后,四川国腾集团董事长何燕、四川明星电缆董事长李广元、成都高新投资集团董事长平兴、公安部居民身份证密钥管理中心主任佟建明等人相继落网。

2013年8月初,吴兵在北京西客站被抓,8月底,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长庆油田总经理冉新权、中国石油总地质师王道富,相继被中纪委调查,周永康的另一位秘书、中油国际和联合石油副总裁沈定成,亦在李华林被调查后与外界失去联系,被传协助调查的,还有中石油总会计师温青山。

9月1日,中纪委宣布,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12月20日,中纪委宣布,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李东生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李东生落马后不久,原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叶迎春、沈冰因涉案亦被调查。

12月29日,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纪委调查,此前,四川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常委副市长蒲忠已被调查,接受调查的还有南充市蓬安县县委书记袁菱,四川官场早就流传,这位曾在西南石油大学任职的女县委书记是李崇禧的情人,并与多名男官员关系密切。

2014年2月18日,中纪委发布消息,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7月2日,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被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后开除党籍和公职,同日,中纪委对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余刚与谈红,是周永康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的大秘书和警卫秘书。

7月8日,中纪委通报,海南省党委常委、副省长谭力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谭力从四川起家,多年担任绵阳市委书记,与刘汉关系密切。

而周永康的亲属,儿子周滨、儿媳黄婉、亲家黄渝生,均在2013年12月初被控制,不久后接受调查的,还有他的二弟周元兴、侄子周晓华,三弟周元青、弟媳周玲英和侄子周峰。

2014年2月10日,周元兴在无锡厚桥镇因病逝世,其大哥周永康家和三弟周元青家无一人来送葬,据称,三弟周元青一家三口均被带到北京接受调查。

5、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周永康官至国家领导人,但他家乡的乡邻并没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反而因他遭殃,2009年秋天的一个雨夜,周永康家的祖坟被人挖了一个大洞,这个祖坟占地120余平方米,青砖铺地,外切半米高的石墙,种植松柏,本来颇讲究,此事一出,周家祖坟不仅安装了探头,还要翻修,修了坟还不算完,还要翻修直通“永康故居”的厚嵩路。

厚嵩路向北不到60米是平行的双向四车道中心路,向南不到100米是平行的厚荡路,而翻修厚嵩路,需要拆迁29户新厚桥村的村民住宅,这一修路工程既未立项,也未公告公示,没有任何批准文件和征地手续,临近商品房价格已达每平方米3800元,拆迁住宅的评估价仅每平方米380元,被强拆的有一位是周永康当年的同学,在全家外出之际,一夜之间房子被扒掉。

2010年6月,厚嵩路翻修一新,被当地村民称为“永康大道”,西前头的“永康故居”,也修葺一新,除了周元兴一家,很少有人居住,整个西前头村的环境整治工程,新建道路300平方米,修复道路1080平方米,新铺步行景观道400平方米,敷设污水管道1.1公里等,成为无锡市2012年环境整治的先进典型。

这一工程的亮点,是从“永康故居”旁向北挖开一条河,蜿蜒向东,使本来是死水的九里河支流与孙家坝河流相连,死水成为活水,有进有出,风水一下子好了许多。

但这么好的风水,并没有使周永康为首的贪腐集团免遭覆灭的命运,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人民日报》连发三篇社论,其中写道,“在社会主义中国,不存在制度笼子之外的权力,也决不允许有党纪国法之外的党员。”“谁都不要心存侥幸,计算‘不出事’的概率;谁都不能藐视法纪,存有进了‘保险箱’的幻觉。”

12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凡腐必反,除恶务尽》,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周永康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这一决定,充分表明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定不移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坚强意志和鲜明态度,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坚持党纪国法面前人人平等、反腐没有禁区的原则,充分彰显了我们党坚定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宗旨信念,深得党心、深得民心。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从目前公布的事实来看,周永康滥用职权,收受巨额贿赂、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泄露党和国家重要机密,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党的性质和宗旨,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重大损失,影响极为恶劣,党中央果断决策,对周永康进行立案审查和严肃处理,这是对党和人民事业的高度负责,是对党的纪律的坚决捍卫,是对社会主义法治的坚定维护。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突出强调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提出了一系列明确要求,对腐败现象绝不姑息,对腐败分子绝不手软,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向全党全社会表明,从严治党不是口号,惩治腐败没有例外,“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坚决查处一个。”我们要通过查处周永康严重违纪案件,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坚持零容忍的态度、猛药去疴的决心、刮骨疗毒的勇气、严厉惩处的尺度不变,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zhrmghg/renwu/367.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周永康 案件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