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网以史官的角度观点记录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历史事件及历史人物故事!
我想看 紫禁城 乾陵 永琪 中国人 埃及历史 假圣旨 嵇康 道光帝 中国版图 明朝使节 杨淑妃 春秋五霸 流行语 特务 青楼 丰田家族 圣旨 戈尔巴乔夫 杏花村 疆域范围
世界历史 > 中国历史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风云人物 > 文革期间宋庆龄受到的特殊照顾

文革期间宋庆龄受到的特殊照顾

时间:2015-06-14 |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网 | 查看次数: | 收藏到:

1967年1月1日,宋庆龄仍按惯例给一些人邮寄贺年片,刘少奇的几个孩子也也往常一样收到了她的贺年片、日记本和糖果等礼物,在贺年片上,宋庆龄亲笔署上了“宋妈妈”三个字。

1月5日,在张春桥、姚文元的策动下,以王洪文为首的造反派组织召开“打倒市委”大会,夺了上海市党政大权,掀起了夺权风暴,“文化大革命”运动更加风起云涌。

文革期间宋庆龄受到的特殊照顾-世界历史网

在狂热的革命氛围下,墓地也被认为是“封建残余物”,不少公墓被砸毁,宋庆龄父母在上海万国公墓的墓地的墓盖、墓碑、石栏等地面建筑也被拆毁,李燕娥等人立即拍摄照片,派人送去北京,宋庆龄得知这个情况后,心里十分难过,立即派人把廖梦醒叫来寓所,给她看了被毁墓地的照片,并请她把照片转交邓颖超。

邓颖超接到转来的照片后,立即派人前去了解情况,3月13日,邓颖超致函廖梦醒:

据了解,在1月中旬到2月上旬期间,上海62个公墓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甚至烈士墓园也波及,在被劝阻后才未扩大……上海方面已将宋副主席父母坟墓现场所拍的照片送来,现送上请转宋副主席。除已将她前次的酌情处理意见告知上海方面,在她看了现场照片后,是否可提出处理的意见,望告。我和恩来同志看了后,我们有这样一个设想:因为遗体和遗骨已经又埋入墓穴了,是否就在墓穴上面加工覆盖好。墓碑并没破坏,仍照旧保留,只把碑文的下款立碑人的名字磨掉,改刻宋副主席一人的名字,如果把遗体和遗骨挖出来火化,恐难挖全,究竟如何,请宋副主席考虑。

廖梦醒把邓颖超的信和照片交给了宋庆龄,宋庆龄表示同意邓颖超的处理意见。

随后,周恩来给上海的张春桥挂长途电话,随后,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和民政局把宋氏墓地重新进行了一次修缮,重立了墓碑,墓碑上只刻宋庆龄一个人名字,这么做,就避免了其他人名如“宋美龄”、“宋子文”等可能引起的冲击。

然后,邓颖超又让廖梦醒把墓地修复后拍摄的照片,交给宋庆龄。

看了照片,宋庆龄才稍感宽慰地说:“祖宗总算有个地方蹲了。”

在全国解放后,周恩来对传统观念进行“最彻底的决裂”,曾三次自铲祖坟,但他却对宋庆龄父母的墓地进行保护,这让宋庆龄对周恩来夫妇十分感激。

随着运动的发展,树欲静而风不止,宋庆龄的住处也不是世外桃源,外面的干扰仍不断袭进围墙之内,总有人在北河沿46号围墙上贴标语,写大字报,工作人员没办法,只好在围墙上面写上“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的字样,于是,再也没有人敢在围墙上贴大字报了。

但是,围墙内的院落不时被外面的运动浪花溅起。

为了保护好宋庆龄,周恩来派人到宋庆龄住地,向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传达了三项指示:

一、不出去参加运动。

二、不参加群众造反派。

三、安心工作,为宋副主席服务好。

但是,有的工作人员却不遵守这个指示,参加了造反派组织,对宋庆龄的服务也不尽心尽力。

一次,厨师给宋庆龄做了一条大鱼,宋庆龄见份量太大,自己吃不完,就吩咐把一半送给身边的工作人员吃。

谁知,这几个人反而说:“我才不吃那些资产阶级的东西!”

这些话传到了宋庆龄的耳朵里,她把胃都气疼了。

由于无儿无女,宋庆龄年纪大了后,在北京时一直由秘书刘一庸和老秘书黎沛华陪同在楼下用餐,不久,有造反派指控刘一庸出身不好,黎沛华在国民党机关里做过事,结果弄得两人不敢再来陪宋庆龄共用午餐,跟着“过资产阶级生活”,不久,两人回了上海,宋庆龄于是不再到楼下餐厅用餐了。

可是没有了秘书,宋庆龄就不能工作,经周恩来同意,宋庆龄急电把在浙江大学工作的张珏调来北京担任秘书。

宋庆龄原来的警卫秘书是隋学芳,1963年9月,已经三个女儿的隋学芳终于盼来了一个儿子,欣喜若狂的他赶回上海,为儿子办了满月酒,可是,在他准备第二日返回北京时,突然脑溢血,经过抢救后才脱险,但从此偏瘫在床,不能在工作了,考虑他工资不高,孩子又多,宋庆龄便主动承担了隋永清的生活费用,隋学芳患病后,有关部门为宋庆龄换了警卫秘书,这位秘书以前见到宋庆龄满脸堆笑,毕恭毕敬地称“首长”,现在参加了造反组织,便对宋庆龄冷淡起来,有的见着宋庆龄侧身而过,视而不见,周恩来闻讯后,只好将他调走,另派专人负责宋的安全,并每晚配两名武装警卫值班。

在政治的漩涡中,宋庆龄尽管不时被一些浪花冲击,但她更关心别人,由于“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爆发,何元光伤害李燕娥的案件迟迟没有结案,这使得宋庆龄很不安,6月27日,她从北京亲自给上海市革委会负责人张春桥去信,并要周和康亲自送过去,她给周和康的信如下:

周和康同志:

李燕娥同志是一个无亲人的孤独的妇女,在旧社会里受尽了迫害,我从来没有对你们讲过,解放以后,她又受到何犯的侮辱,你是知内情人之一。她遭何犯恶毒手后,据钟兴宝同志说,经常在屋里暗自哭泣,不让我知道,怕我为她难过,对她这样一个旧社会里受尽苦难,新社会中又遭到何犯的欺侮的妇女,必须使她亲身体会到人民当权时代的光明,使她知道什么是为人民服务。

对何犯,因此决不能有他蒙混过关,就此漏网。正因为这样,很想亲自到上海向张春桥同志面谈全案经过。但是由于这里有任务等原因,不能离开北京,只好写就一封信寄给你,由你把信面交张春桥同志,我深信你一定会尽你的力量的,我们务必使这一案件得到正确的结论。

此致

革命敬礼

                                     宋庆龄

                                     1967年6月27日

看完信后,将封好送去,谢谢!

周和康看完该信后,遵照宋庆龄的指示,第二日前往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办公室,此信由张春桥的秘书签收。

不久,市革会公检法组派人前来宋庆龄寓所了解情况,在大门口传达室里,周和康向他们陈述了李燕娥案件的全过程,张建俊和王宝兴发言补充了案件现场情况,几人一致要求公检法依法办案,严惩何犯的不法罪行。

随后,何元光一直被关押在监狱里进行劳动改造,再也没有放出来。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www.shijielishi.com/zhrmghg/renwu/614.html,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相关标签: 文革期间 宋庆龄